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十章 试炼和胜利

    约在此时,我受到一次严重的考验。每当我们在聚会中,上帝的灵降在一位弟兄或姐妹身上,以致他们赞美上帝来荣耀祂时,总有一些人要说那是出于催眠术;而且每当主的美意要在会中赐给我一个异象时,总有人说:“那是兴奋和催眠术。”因此我非常悲伤而灰心,时常退到隐僻的地方去,向那位邀请一切劳苦担重担的人到祂面前来得安息的主倾心吐意。当我凭着信心要求领受上帝的应许时,耶稣似乎离我很近。有天国和美的光辉照耀在我的四围,我就似乎被救主的膀臂所怀抱,当场就受感得见异象。但是当我将上帝在没有任何属世的影响能影响到我的地方单独启示给我的事讲出来时,竟有人告诉我说我是把自己催眠了,还说那些最亲近上帝的人是最容易受撒但欺骗的。根据这种教训,我们免受欺骗的唯一保障就是与上帝保持相当远的距离,停留在退后的状况中。我想,若是这样,那些真诚地独自向上帝求祂的应许并要祂拯救的人,难道就要被指控受着催眠术的邪恶影响吗?我们向我们仁慈的天父求“饼”,却只得到“石头”或“蝎子”吗?这些事伤害了我的心灵,使我极其痛苦,几近绝望。许多人却要我相信没有圣灵,过去上帝的圣徒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受了催眠术的影响或撒但的欺骗。2SG 51.1

    异象在这时赐给我,是要纠正错误。有些人对于某几节经文持极端的看法,以致完全停止劳动,并排斥一切不接受他们这种观点,以及他们所认定的其他宗教责任的人。上帝在异象中向我指出这些错误。差遣我向祂犯错的儿女揭露这些错误。他们中有许多人完全拒绝信息,竟指责我效法世界。另外一方面,那班有名无实的复临信徒倒说我是宗教狂,并诬蔑我,说我是我所不断努力制止的狂热派的首脑。有人常为主复临定出不同的日期,并勉强叫弟兄们接受。但主指示我这些日期都要过去,因为基督复临之前必定先有大艰难的时期;并且每次规定一个日期,而当这日期过去之后,就要削弱上帝子民的信心。为了这事,人们就说我就是那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的恶仆(太24:48)。2SG 52.1

    这一切的事重重地压在我心上,甚至叫我在混乱之余,有时险些要怀疑自己的经验。某一天早晨,在举行家庭礼拜的时候,上帝的能力突然降在我的身上;这是催眠术的想法冲进了我的脑子,我就抗拒了它。当即我被击打成了哑吧,有几分钟完全不省人事。于是我看明自己怀疑上帝能力的罪,因此才变成哑吧,但我的舌头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后方得松弛。有一张卡片摆在我的面前,上面有金黄的文字写着五十段经文:2SG 52.2

    路1:20; 约16:15; 徒2:4; 4:29-31;太7:6-12, 15; 24:24; 西2:6-8; 来10:35-39; 4:10-12; 腓1:6, 27-29; 2:13-15; 弗6:10-18; 4:32; 1:22; 约13:34, 35; 林后13:5; 林前3:10-13; 徒20:28-30; 加1:6-9; 路12:3-7; 路4:10, 11; 林后4:6-9, 17, 18; 彼前1:5-7; 帖前3:8; 可16:17, 18; 约9:20-27; 14:13-15; 约15:7, 8; 可1:23-25; 罗8:38, 39; 启3:7-13; 14:4, 5; 腓3:20; 雅5:7, 8; 腓3:21; 启14:14-17; 来4:9; 启21:2; 14:1; 22:1-5。2SG 52.3

    我出了异象之后,就作手势要一块小石板,写明我已经哑了,又写明我所看见的,我要那本大圣经。我拿了圣经,很快翻到我在卡片上所看到的那些圣经章节。那一天我只能用石板和铅笔谈话。次日清晨,我的舌头便得到松弛,能大声赞美上帝。从那时以后,不管别人对我有什么看法,我再也不敢疑惑自己的经验,再也不敢反抗上帝的能力了。2SG 52.4

    这以前,我一直不能写字;我颤动着的手执不住笔。在异象中,天使吩咐我把所看见的异象写下来。我便听从,很自然地写了出来。我的神经得着力量,我的手变得坚稳了。2SG 53.1

    要将上帝所启示有关犯了错误之人的过错向他们指明,这对我真是一个沉重的十字架。我看到别人受到困惑或忧伤,我自己也非常难过。所以每当我必须讲说所传给我的信息时,我就常把它缓和缓和,尽量使之显得讨人喜欢,然后我便退后一边去在精神的极大痛苦中痛哭一场。我看到那些似乎只需要顾到自己灵性的人,便想:如果我能象他们的情形一样,就决不发怨言了。要我传讲上帝所传给我率直,扎心的证言,真不容易。我焦急地注意所传信息的效果;如果受责备的人起来反抗所责备的话,以致对抗真理,我就要扪心自问:我照着所应当的传讲信息了吗?上帝啊!难道就没有挽救他们的方法么?于是我的心灵时常感到难堪,时常感觉死亡是受欢迎的信使,而坟墓倒是宁静的安息之处。当时我没有认识到我这样是不忠实的表现,也没有看出我这种行为的危险与罪恶,直到我在异象中被带到耶稣面前。祂竟向我皱眉,转脸不看我。我当时所感到的恐怖和痛苦实在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我随即面伏于地,仆倒在祂脚前,没有气力讲一句话。唉,我是多么地急欲躲开祂那可怕的怒容啊!当时我多少可以体会到将来沦亡的恶人所要有的感想,以致他们要向山和岩石喊叫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启6:16)。2SG 53.2

    随即有一位天使吩咐我起立,我便看到一种难以形容的情景。在我前面站着一群人,他们的头发和衣服都是被撕烂的,他们的面容活现着绝望和恐怖。他们挨近我来,将他们的衣服擦在我的衣服上。我垂眼一看,不料,我的衣服竟染上了鲜血。于是我又昏倒在那伴随我的天使脚前,好象死人一样。我不能提出一点推辞,只切望能离开那个圣洁的地方。天使把我扶起来,说:“这还不是你现在的处境,但这一幕景象向你显现,乃是让你知道如果你不将主所启示你的事向人宣明,你就必定落到这个地步。但如果你能忠心到底,你就必吃生命树的果子,喝生命河的水。你将要多受苦难,但上帝的恩典是够你用的。”于是我才愿意作主所吩咐我去作的一切,为要得蒙祂的嘉纳,而不致看到祂那可怕的怒容。2SG 54.1

    我还在波特兰探望我姐姐的时候,受到疾病的折磨。在场的人同心合意为我祷告,疾病就被斥退了。天使们似乎在房间里,尽都是光明和荣耀。我再次进入异象中,蒙指示看到我必须走三英里去参加一次聚会,在那里的时候会得知主希望我做什么。我去了,发现有相当多的弟兄姐妹聚会。谁也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聚会。J. T.在那里。他曾自夸懂得催眠术,还说他能给我施行催眠;说他能阻止我见异象或当着他们的面讲异象。在场的许多人曾听过他这样夸口。我在会众中站了起来。我的异象活现在我面前,我便开始讲述那些异象,那时我感到有人正在向我施加一种人为的影响,便看了一眼J. T.。他把手举在面前,正从指缝里看我,盯在我身上。他嘴唇紧闭,偶尔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我立刻想起主曾赐给我的应许,便转向他并且讲了主在波特兰指示我看到的事;就是如果我有受人为影响的危险,就可要求另一位天使,那位天使便会奉差来保护我。于是我举起双手向天恳切呼求:另一位天使,父啊!另一位天使!我知道我的请求得到了允准。我感到主的灵有力地保护了我,带我摆脱了一切属地的影响,自由地讲完了我的见证。圣徒们得到了安慰,并且在主里欢喜快乐。有人问J. T.为什么他没能阻止我讲异象呢?他回答说:“哦,你们有些人愿意让她讲。”我们怀着刚强的信心,在上帝里快快乐乐地回到了我姐姐家。2SG 55.1

    在帕里斯有些人认为工作就是罪。耶西.史蒂文斯是这种错误的领袖,对别人发挥了有力的影响。他曾是卫理公会的讲道人,被认为是一个忠实的基督徒。他藉着对真理的热心和表面上圣洁的生活赢得了许多人的信任。有些人以为他是特别蒙主指导的。主为了他赐给我一道责备的信息,因为他在不工作上是与上帝的道背道而驰的,还坚持要求别人也犯这种错误,公开指责凡不接待他们的人。他拒绝了主所赐给他、为要使他相信他是错了的每一个证据,在他的错误行径上坚决不回头。他随从感想并进行疲乏的旅行,走很远的路,到他只会受到辱骂的地方去,还认为自己是为基督受苦。2SG 56.1

    主给了我关于这个人的详确的信息,我奉差长途旅行去警告上帝的子民不要犯他正极力要他们犯的这种错误。同时我蒙指示看到我必须到帕里斯去,因为那里有一场指定的聚会是我必须参加的。我听从了所赐给我的指示,并在那里得知S.(即,耶西.史蒂文斯,下同)已通报弟兄们说第二天在C.弟兄家里要有一次大聚会,他敦促大家都参加。2SG 57.1

    第二天早上我们去了指定的聚会地点。当S.来到并且看到我们在场时,似乎很烦恼。聚会以祷告开始。当我开始祷告时,主的福气临到我身上,我便见了异象。S.曾宣称他除了圣经什么都不会听从。我蒙指示看到圣经的教导与他谬论的区别。然后我看到上帝的不悦临到他;因为他正在把诚实尽责的人带入歧途。他们不敢违背他。可是他们却在他的信仰上看到矛盾之处,他们的判断告诉他们他是错了。他指定那次聚会的目的是要把他用来捆绑这些生灵的错误绳索系得更紧些。我看到上帝为会拯救祂的子民而行事;S.不久就会充分显出自己的真相,凡心地诚实的人都会看到他是受错误的精神鼓动的,他的生涯不久就会结束。在场的人告诉我他不愿再听了,并且拿起帽子离开了会场。不久以后这个网罗就被打破了,他对人们没有多少影响力了。他公开指责异象是出于魔鬼的,并且继续随从自己的观念,直到撒但似乎完全控制了他的思想。他的朋友们最后不得不把他关起来,他在那里用自己的床单作了一条绳子把自己吊死了,就这样结束了他的生涯。2SG 57.2

    在波特兰我父亲家,我蒙指示第二天必须去朴次茅斯,在那里作我的见证。我姐姐撒拉和我一起旅行,怀弟兄陪着我们。我没有钱付旅费,然而我准备出行,倚靠主给我们开路。我戴上我的帽子时,第一班客车的钟声正在响起。我向窗外望去,看到一位好弟兄驾着车飞快地到了门口。他的马大汗淋漓。他很快地进了房间,问道:“这里有人需要钱吗?”我们赶紧说我们正要照主的吩咐去朴次茅斯,却没有旅费,然而决心启程,倚靠上帝的旨意开路。那位弟兄给了我们足够去朴次茅斯和回来的钱。他说:“坐在我的马车里,我送你们去车站。”在途中他告诉我们,他控制不住自己的马,他是以飞快的速度赶来了,赶了十二英里。我们刚就座,客车就开了。主在这里测试和考验了我们,加强了我们的信心,因为我们被带到了平坦的境地,靠着祂旨意的彰显过来了。我在朴次茅斯自由地作了我的见证。2SG 58.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