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十五章 纽约州西部

    我丈夫挣得四十块钱,我们用了一部分钱来买几件必需的衣服,剩下的尚够支付往返纽约州西部的路费。2SG 88.1

    我的肺部一直很痛,并且咳得厉害,但我相信主会赐给我力量忍受长途旅行。我们把只有十个月的小亨利留给在米德尔敦的班斐姐妹照顾。这对我来说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以前我从来没有与孩子分开过一夜。我的健康欠佳,所以我不能一面旅行而同时又照顾孩子。我们不敢让爱孩子的心使我们偏离了本分。耶稣已经舍命来拯救我们。我们所付出的任何牺牲若和祂的相比,该是多么微小啊! 2SG 88.2

    我们乘轮船去纽约市。张伯伦弟兄陪着我们。在轮船的甲板上我几乎不停地咳嗽。人们的评论如下:“那种咳嗽会使她下到墓地的。”“她活不了多久了,”等等。有人说我不会活着看见纽约了。但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祂既然吩咐我去,就会在最能荣耀祂的时候解救我。祂只要说一句话就能医治我疼痛发炎的咽喉和肺脏。2SG 88.3

    次日早上我们到达纽约市,前往当时还在世的穆迪弟兄家。我们在那里会见了贝弟兄和格尼弟兄。我的咳嗽加剧了。我知道我必须得到解救,否则就会倒在疾病之下。我已有数周没睡过一次好觉了。我遵循了《雅各书》第五章中的指示,请弟兄们为我祷告。他们恳切地为我向上帝献上了祷告。但是每当我试图祷告时,就被剧烈的咳嗽打断了。我倚靠上帝的应许——“你们求,就必得着”(约16:24)。我努力要告诉在场的人我相信,但剧烈的咳嗽使我不能讲话。我倚靠主退去休息。我还照常开始咳嗽,不过很快就睡着了,直到午夜才醒来。我便醒着心里感谢上帝,口中也赞美祂。我感到天国的福气临到我身上。我的咳嗽消失了。早上我的朋友们注意到我脸上起了小疙瘩,并且增多扩散了,这些小疙瘩几年都没有离开我。然而在那次旅行中我再也没有咳嗽了。2SG 89.1

    我们头一次的大会是在沃尔尼阿诺德弟兄的谷仓里举行的。赴会的人约有三十五位,这要算是该州西部所能召集的全部同道了。但在这些人中,几乎没有两个人的看法是完全一致的。各人都坚持己见,声称自己的看法是合乎圣经的。人人都渴望有机会提出自己的观点,并向我们讲道。我们便告诉他们,我们这么远赶来不是要听他们讲道,而是来教导他们真理的。阿诺德弟兄认为《启示录》第二十章的千禧年是在过去,还说《启示录》第七章和十四章中提到的144000人是在基督复活时复活的那些人。当我们举行象征主受死的圣餐礼,打算纪念祂的受难时,这位弟兄站起来说他对我们要做的事没有信心;因为圣餐礼是逾越节的继续,一年只应举行一次。2SG 89.2

    这些相去甚远的奇怪观点,如一块石头沉重地压在我的心头。特别是阿诺德弟兄说起千禧年已经过去。我知道他是错的,巨大的忧伤使我在思想上很受压抑。我觉得上帝受到羞辱!在重压下我昏过去了。贝约瑟、张伯伦、格尼、埃德森弟兄和我的丈夫为我祷告。有些人恐怕我将要死了。但主垂听了祂仆人们的祈祷,我便醒了过来。属天的亮光照在我身上,我很快对于尘世的事一无所知。陪伴我的天使向我指出了与会者的一些错误,以及与这些错误相对立的真理。虽然这些人都说自己是有圣经的依据,但这些不一致的观点,实出于他们对圣经的看法。他们必须放弃这些错误观点,在第三位天使信息上团结起来。我们的会议胜利地结束了,真理获得了胜利!2SG 90.1

    我们从沃尔尼前往吉布森港。聚会在埃德森弟兄的谷仓里举行。与会的人有热爱真理的,但也有听从并怀有错误并且反对真理的。然而,这次聚会结束前,主以能力为我们行了事。我再次在异象中蒙指示,见到纽约州西部的弟兄们放弃歧见,并在圣经真理上团结起来的重要性。星期三我们离开埃德森弟兄家,打算在纽约城过下一个安息日。我们太晚了没有赶上班轮,所以我们上了航线船,打算在一下班轮经过的时候换乘。我们看见班轮接近时,便开始准备上船。贝弟兄要付船费。但班轮没有停下来,我们不得不在船开着时跳上去。贝弟兄手里拿着我们的船费,对航线船上的人说:“给你船费。”他看到船要开走,便跳起来要上船,但他的脚碰到了船的边缘,他就掉进了水里。于是他就开始游向船,一只手拿着他的皮夹,另一只手拿着一美元钞票。他的帽子掉了,他救帽子时丢了钞票,但他把皮夹抓得紧紧的。班轮停下来等他上船。我们既靠近森特波特,就决定访问哈里斯弟兄家,好让贝弟兄整整衣服。我们对这个家庭的访问很有益处。哈里斯姐妹多年患粘膜炎。她曾用鼻烟缓解这种痛苦,还说她离了鼻烟就活不了。她的头常常很痛。我们劝她转向主,主是大医师,会治好她的病痛。她决定这么做,我们便为她作了祷告。她完全不用鼻烟了。她的症状大大减轻了,从那时起她的健康状况比多年以来都要好。2SG 91.1

    我还在哈里斯弟兄家的时候会见了一位戴着金饰却自称期待基督降临的姐妹。我们说到圣经明确宣布反对戴金饰。但她却提到所罗门受命美化圣殿的经文,还说上帝之城的街道是精金的。她说我们若能藉着戴金饰改善我们的外观以致对世人发挥影响,这么做就是对的。我回答说我们是可怜堕落必死的人,不但不应因所罗门的殿得到了光耀的装饰而装饰我们的身体,反而应该记得我们堕落的状况,以及为救赎我们使上帝的儿子付上了受难与死亡的代价。这种思想应该使我们自卑。耶稣是我们的模范。要是祂撇弃祂的屈辱与苦难,大声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让他取悦自己,享受世界,他就要做我的门徒,”那么大批的人就会相信祂跟从祂。但耶稣只会以那种柔和、被钉者的品格临到我们。我们若愿在天上与祂同在,就必须在地上象祂。世界必要求属它自己的;无论谁要得胜,都必须撇弃属世界的。2SG 92.1

    我们乘班轮继续我们的旅程直到麦迪逊县。然后我们下了班轮,雇了一辆马车,去了二十五英里外的阿比弟兄家。我们到达他家时,有人提议应该派一个人到门口去问一下,以便要是我们得不到所指望的欢迎,可以与驾车人一起返回,找个旅馆过安息日。阿比姐妹来到门口,我丈夫自我介绍是一个守安息日的人。她说:“很高兴见到您,请进来吧。”他回答说:“马车里还有三个人是和我一起的。我想要是我们一起来可能会吓到你。”得到的回答是:“我从来不怕基督徒。”我们受到了阿比姐妹热忱的欢迎,她表示见到我们很喜乐。当介绍贝弟兄时,她说:“这位就是写了那本遵守安息日的书的贝弟兄吗?竟来看我们了?我不配你们来到我舍下。但主却把你们差到我们这里来;因为我们正急需真理。”2SG 93.1

    一个孩子被打发到田里去告诉阿比弟兄来了四位守安息日的人。然而他并不急着来认识我们;因为以前曾有一些常来访问他们的人给他施加了影响。这些人虽自称是上帝的仆人,却在这小群设法坚守真理的人中间散布谬论。阿比夫妇曾与他们长期斗争,以致他们不敢再来联络了。阿比弟兄担心我们也是那等人。他进入家门时,冷淡地接待了我们,然后开始问几个简明直接的问题,要知道我们是否守安息日,是否相信过去的信息是出于上帝的。当他感到满意,因我们是带着真理而来时,他就高兴地欢迎了我们。这个宝贵的家庭刚从苦难的熔炉里出来。他们曾遭受过天花的可怕打击,刚刚复原。2SG 94.1

    我们还在那里时,见到了他们所经受的一些考验,那些来拜访他们的人虽然自命不凡,却是撒但的爪牙,要来撕裂吞吃。一个灵意派的人进来,讲话的方式很是狂热亵渎,听起来让人觉得痛苦。他最终宣布自己就是耶稣基督;耶稣不会亲自实际显现等等。我的灵在我里面激愤,不能再闭口不言了。我告诉他我的救主并没有象他所表现的这种令人厌恶的外表。然后我描述了耶稣可爱的本体,祂第二次来到地上时在天云中的荣耀显现;祂以何等的威严和权能驾着云辇,由众天军护送,且有祂父的荣耀伴随。那人生起气来,举起他的伞好像要打我。他性情暴躁,非常恼怒地离开了屋子,走的时候大大谴责了我们一顿。但有一种甜美的精神临到我们身上。2SG 94.2

    我们在这个地方的聚会令少数喜爱真理的人欢欣鼓舞。我们很高兴,因为主本着祂的天意指引了我们那条路。我们一起享受了上帝同在的乐趣,并且感到安慰,因为发现少数人在分散的时期始终坚定站立,在灵意化和狂热主义的迷雾中坚守着真理的信息。这个宝贵的家庭以一种敬虔的作风在路上帮助了我们。我们继续旅行去了布鲁克林,并在穆迪弟兄家里举行了聚会。2SG 95.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