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十六章 回到康涅狄格州

    星期四下午我们要乘船去米德尔敦。那是我们赴约的最后机会,要不我们就得在安息日旅行。我们在出发前作了祷告。在场的人都没有意识到船不会等我们,祷告的时间对这个场合来说是太长了,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上船了。我抓着我丈夫的胳膊跑了约有一英里去上船。格尼弟兄和贝弟兄已在船上等我们。船长就要撤回踏板时,贝弟兄请求说有朋友被耽搁了,请他务必再等一会儿。船长同意再等五分钟。然后他宣布不会再等了。就在那时我们出现在视线中。贝弟兄大声说:“他们来了!他们今晚必须上船!您务必等一下!”踏板正在撤下时我们跳了上去,船开了,我们便在去康涅狄格州途中了。2SG 96.1

    我们在米德尔敦见到了班斐姐妹和我们的小亨利。我的孩子变得虚弱了。我们用了简单的草药,但是没有效果。邻居们进来说孩子活不了多久了,他会死于肺结核。一个人建议我们用药,另一个人建议用别的办法。然而都没使孩子好转。最终他都不能吃东西了。有人推荐用汤森的菝葜根作最后的疗法。我们决定试试看。那天我们可以派一个朋友去哈特福德,必须很快作出决定。我独自进入我的房间到主面前,且在祷告时得到证据:我们惟一的帮助之源是在主里。祂若不赐福并医治孩子,药物是救不了孩子的。2SG 96.2

    我当场决定冒着孩子生命的危险倚靠上帝的应许。我真实地感到祂愿意拯救也有能力拯救,就单单在上帝面前大声呼喊说:“我们愿意相信,并向这些预期孩子会死的不信的邻居显明以色列中有一位上帝,祂的耳听祂儿女的祈求。我们必须单单倚靠祢。”我体验上帝的能力到了一度身不由己的程度。我丈夫打开门对我说那位朋友正等着我们的决定。我回答说:“我们要去买菝葜根吗?不。告诉他我们要试试上帝之应许的力量。” 2SG 97.1

    邻居们惊讶地望着我。他们确信孩子会死。那天晚上我们用油沫了孩子,我丈夫为他作了祷告,奉主的名按手在他身上。他微笑着仰起脸来。一道亮光似乎停留在他面容上,我们就此得到证据,主已应允了我们的祷告。我们不再给他吃药。他很快得到了力量,第二天就能站起来了。2SG 97.2

    我们急于访问缅因州,但我们孩子的疾病阻碍了我们。我们立刻准备行程。第一天乘车去了哈特福德。孩子似乎很疲倦,不能入睡。我们再次寻求主,祂听了我们的祷告。孩子的神经安静下来,在我们祷告的时候他进入了甜美的睡眠,安静地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我们旅行了约有140英里去了马萨诸塞州多尔切斯特的尼克尔斯弟兄家。黑暗的势力又得到允许使孩子受苦。他会搂住我的脖子,然后用两个小手似乎在击退什么东西,呼叫说:不,不,然后又用尽力气依偎在我身上。我们说不出这些奇怪的动作是什么意思,但却认为他必是见了某种我们看不见的东西。撒但不愿失去他的掠物。是他在骚扰孩子吗?还是他的恶使者在场引起孩子的恐惧,使他有这种行为呢?那天早上我们在祷告的时候斥责了仇敌的势力,我们的孩子就不再受苦了。2SG 98.1

    我们乘船去了波特兰,但我病得很厉害,不能照顾我的孩子。我晕倒了许多次。当我渐渐好转时,我的小亨利显得非常高兴。他爬到沙发上,用他的小胳膊搂着我的脖子,亲了我许多次。那时他只有一岁大。2SG 99.1

    后来我又奉召为使人得益而舍己。我们必须离开我们的小亨利,出去毫无保留地献身圣工。那时我的健康情况极差,而孩子必定要占据我大部分的时间。那真是一个严重的考验,但我不敢让我的孩子拦阻我们尽职的道路。我相信上一次他患重病的时候,主曾为我们保留了他的性命;所以如果我让他拦阻我不能尽到本分,上帝就必把他取去。于是我只得以一颗辛酸的心和许多眼泪,在主的面前决意牺牲,把我独生的孩子交给别人抚养。我们很放心地把亨利留在豪兰弟兄的家里。他们愿意负起这份担子,为要使我们可以无牵挂地为上帝的圣工效劳。我们深知他们必能较比我们在旅行中带着孩子更好地照顾亨利。我们也知道,他若能有一个安定的家庭和坚稳的管教,乃是对他最有益处的,可以使他那和美的性情不致受到损害。我和我的孩子分离时真是作难。我离别他的时候,他那小脸蛋上悲伤的表情真令我日夜难忘;但我靠着主的能力摆脱了恋慕孩子的心,竭力为别人谋福。2SG 99.2

    约在此时尼克尔斯弟兄提议我们应该把亨利留在豪兰弟兄家,他每周付一美元供养他。这使我们觉得上帝的手正在为我们开路,好使我们更加完全地献身圣工。尼克尔斯弟兄付了十周的抚养费,之后应豪兰弟兄的请求不再付了。豪兰弟兄一家完全负责教养亨利,足有五年之久。他们毫无报酬地抚育他,供应他的衣食,而我只能象哈拿对待撒母耳一样,每年送一件礼物给他。2SG 100.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