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二十三章 迁往罗彻斯特

    1852年4月,我们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搬到纽约州罗彻斯特。我们没有足够的钱付几件必须由铁路托运的东西的运费,不得不凭着信心前进。现引几段我于1852年4月16日致豪兰夫妇的信如下: 2SG 150.1

    “我们刚定居在罗彻斯特。我们租了一座旧房子,年租金是175美元。我们把印刷机搬进家里。如果没有这所房子,我们就要为办公室每年付50美元。你们如果来看我们,见到我们的家具,你们一定会笑的。我们买了两张旧床,每张25美分。我丈夫拿回6张样子各异的旧椅子,共花了1美元。不久,他又搬来4张更旧的椅子,是没有椅垫的,购价是62美分。椅架还相当坚固,我已经用斜纹布把椅垫修好。奶油太贵,我们没有买,也买不起马铃薯。我们用调味汁代替奶油,用罗卜代替马铃薯。樱桃沙司是哈里斯姐妹给我们的。2SG 150.2

    “只要上帝的圣工能有进展,我们愿意忍受穷困。我们相信是上帝的手把我们领到这里。这里有广大的工作园地,但是工人太少。愿主帮助我们,使我们在这里的时候完全行事正确。我们正在认真努力亲近上帝,使我们的意愿顺服上帝的旨意。我们知道主希望我们作活榜样,然后我们才能享有祂圣颜的光辉。上安息日我们聚会的情形良好。有主与我们同在,鼓舞了我们。愿主使你和你所在地方的教会兴盛。要全然倚赖上帝的应许。”2SG 151.1

    我们在罗彻斯特安家之后不久,便接到了我母亲的来信,告诉我们我哥哥罗伯特病得很危险,他在缅因州的戈勒姆与我父母同住。他受了错误的影响,并在信仰上与我们分离了。他对我们的立场变得不知所措,也不愿听支持第三道信息的任何证据。他虽不反对,但完全规避这事。这使我们悲伤了许多时候。2SG 151.2

    我们一接到他生病的消息,我姐姐萨拉就决定立刻到戈勒姆去。我哥哥看来活不了几天了;可是出乎大家意料,他竟奄奄一息地活了六个月,受了极大的痛苦。我姐姐忠实地看护他直到他咽气。2SG 151.3

    他一生病,便常常听到他向上帝扬声恳求祂圣颜的亮光,他在病床上权衡了我们立场的证据,并且完全接受了第三道信息。他感到忧伤,因为他之前没有查考这个题目,常常感叹说:“这是多么清楚,多么明白啊,必有第三道信息,象有第一和第二道信息一样。”他会说:“第三位天使接着他们,前两位天使。现在全明白了。我使自己丧失了许多原可享有的福气。我以为雅各和爱伦错了。我觉得错待了他们,想要再见他们一次。”2SG 152.1

    我哥哥似乎已准备好离世了。他对世上的事毫无兴趣,要是在他房间里作任何非信仰性质的交谈,他就会感到忧伤。他似乎天天都在与上帝交通,且视每一刻钟都很宝贵,要用在他最后的改变上。2SG 152.2

    我们有幸在他去世前看望他。那是一次动人的相会。他的样子大大改变了,但他消瘦的容貌却焕发着喜乐之光。未来的光明的希望不断支持着他。他一次也没有发怨言或表示希望活下来。我们在他的房间作了祷告,耶稣似乎很近。我们不得不与我们亲爱的兄弟分离,在义人复活之前绝不能再见到他了。他所表达的将在永不再分散之地与我们相会的盼望大大消除了生离死别之苦。2SG 152.3

    我哥哥继续迅速地衰弱下去。他若感到有一片云遮住他使他看不到耶稣,就会不得安息直到那云消散,光明的盼望又振奋了他。对于一切来看望他的人,他都与他们谈论上帝的良善,常常会抬起他瘦弱的手指指向上天,同时有一道天上的亮光停留在他面容上,说:“我的财宝积攒在高处。”他痛苦的一生能这样延长是一个奇迹。他的肺有出血,被认为奄奄一息了。那时有一个未尽的本分显在他面前。他已再次加入卫理公会。于由他的信仰,他在1843年曾与我家其他成员一同被开除。他说他不能平安去世,直到他的名字从教会名册上被除掉,并且请求我父亲立刻去把它除掉。2SG 153.1

    我父亲早上访问了传道人,讲了我哥哥的请求。他说他会看望我哥哥,那时要是他仍希望不再作他们教会的成员,他的要求就会得到允准。就在传道人到我哥哥那里之前,我哥哥的肺再次出血,他低声说恐怕活不到尽这个本分的时候了。传道人探望了他,他立刻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告诉他在他的名字从教会名册上除掉之前,他不能平安去世;还说他若是一直站在光中,原不会与他们再次联合。2SG 153.2

    然后他讲述了自己的信心和盼望,以及上帝对他的恩慈。他脸上有一种属天的笑容,他不久前还沾有血迹的嘴唇,张开赞美上帝伟大的救恩。传道人离开房间时,对我父母说:“那是一个得胜的灵魂;我之前从未见过一个这么快乐的人。”我哥哥不久以后就在耶稣里睡了,充满了与第一次复活有份的盼望。下文是安妮.R.史密斯姐妹就他的去世所写的诗歌: 2SG 154.1

    他在耶稣里安眠 2SG 154.2

    再无纷争侵入他的胸怀;2SG 154.3

    也无疼痛、罪恶、祸患、挂虑2SG 154.4

    能触及在彼安睡的客旅。2SG 154.5

    他生前爱慕救主,2SG 154.6

    温柔忍受一切痛苦。2SG 154.7

    他因爱将一切托付上主,2SG 154.8

    在祂管教的杖下从不诉苦。2SG 154.9

    “此世对你可有魅力?”他们问道,2SG 154.10

    将死的信徒如此答道:2SG 154.11

    “我的财宝积攒在天。”2SG 154.12

    他的手指指向高天。2SG 155.1

    他在耶稣里安眠——不久就要起来,2SG 155.2

    彼时最后的号声要响彻诸天;2SG 155.3

    他便挣脱坟墓的羁绊,2SG 155.4

    醒来绽放不朽的花瓣。2SG 155.5

    他在耶稣里安眠——不再伤悲;2SG 155.6

    受此美好抚慰:2SG 155.7

    他必摆脱死亡权柄,2SG 155.8

    复活到天庭。2SG 155.9

    在罗彻斯特,我们在许多困恼和挫折之下艰辛度日。有一次这里霍乱流行。在最严重的时候,我们整夜都能听到装载尸体的车子辗过街道前往芒特霍普墓地。这次瘟疫并非仅仅殃及下级的人,也侵入了社会各阶层中,连医术最高明的医生也病倒了,结果也被送到芒特霍普。在我们走过罗彻斯特的街道时,几乎每一个街口都可以看到许多粗松木板制成的棺材,准备装载死人。2SG 155.10

    我们的小埃德森得了霍乱,我们就将他带到“大医师”面前。病情在发展。我把他抱在怀里,奉耶稣的名斥退那疾病,他立时觉得缓和了,而且当另一位姊妹开始祷告祈求主医治他的时候,这三岁的小孩子竟惊奇地仰起头来,说:“他们不必再为我祷告了,因为主已经医治了我。”那时他还很虚弱,但病势没有再发展下去了。然而他并没有恢复体力。我们的信心还是受到考验。他三天之久没有吃什么。2SG 155.1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