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二十六章 在密歇根州工作

    拿但业去世之后,我丈夫受了许多苦。心中的烦恼与焦虑使他衰竭。他发起了高烧,不能起床。我们同心合意为他祷告;他的痛苦虽然减轻了,却仍然十分虚弱。他曾约好要去纽约州的米尔格罗夫和密歇根州,却担心不能履约了。我们仍然决定冒险去米尔格罗夫,如果他没有好转,就回家。2SG 169.1

    在米尔格罗夫的卡瑞尔长老家时,他极其虚弱,以为不能前进一步了。我们处在极大的困惑中。难道我们必须因身体的软弱而被赶离工作吗?难道撒但得到许可运用他的权力对付我们,只要我们还在世上,就争夺我们的效能和生命吗?我们知道上帝能限制撒但的能力。祂虽然会容许我们在炉中受考验,但祂必会使我们得以洁净,更适于从事祂的工作。2SG 170.1

    我进了附近的一栋原木房子,在那里向上帝倾心祷告,求祂斥责热病,加给我丈夫力量忍受旅途的劳顿。情况很紧急,我的信心紧紧抓住了上帝的应许。我在那里得到了证据,要是我们继续旅行去密歇根州,上帝的天使就会与我们同去。当我向我丈夫述说我心动态时,他说他自己的心也是这么想的,于是我们决定前往,信靠主。我丈夫虚弱到扣不上他小提箱的带子,得叫卡瑞尔弟兄来帮他做。我们前行的每一英里他都感到得了力量。主扶持了他。而当他站着讲道时,我感到确信,上帝的天使在他身边扶持着他。2SG 170.2

    在密歇根州的杰克逊,我们发现教会处在极大的混乱中。我在他们中间时,主就他们的状况对我作出了指示,我便讲了清楚显在我面前的那部分异象,讲了在场的一个人的错误行径。C和R对这位姐妹很有偏见,并且大声喊叫说:“阿们!阿们!”显出一种向她夸胜的精神,还常常会说:“我曾以为是这样!就是这样!”。我感到很悲伤,没有讲完异象就坐下了。于是C和R站起来劝别人接受这个异象,表现出的精神令我丈夫责备了他们。聚会在混乱中结束。那天晚上在S弟兄家作家庭祷告时,我再次见了异象,曾在我面前经过的那部分异象又重演了一遍,我蒙指示看到R和C的傲慢行径,他们在教会中的影响促成分裂。他们具有一种自高的精神,没有柔和谦卑的基督的精神。我看到主为何向我隐藏了与他们有关的那部分异象,是为了给他们机会在众人面前表现他们所具有的精神。2SG 171.1

    第二天便召集了聚会,我讲了主在前一个晚上所指示我看到的事。C和R热心拥护了两天前的异象,当被显明是错了时,便感到不满意,不接受所传的信息。他们在我来到这个地方之前就说过,要是我对事情的看法与他们一致,他们就会知道异象是出于上帝;要是我看到他们采取了错误的做法,而他们所认为错了的那些人没有错,他们就会知道异象不正确。然而我却蒙指示看到双方都错了,尤其是C和R以及其他一些人。他们现在开始对抗我的见证,所谓的“信使”党就是从这里开始的。2SG 171.2

    我要在这里摘录我于1853年6月23日写给缅因州戈勒姆我父母的一封信:2SG 172.1

    “我们在密歇根州的时候访问了蒂龙、杰克逊、西尔万、贝德福德和弗金斯。我丈夫靠着上帝的力量经受了旅途的劳顿,做了很好的工作。只有一次他完全没有了力气。他没能在贝德福德讲道。他去了聚会的地方,在讲台上站起来要讲道,却昏倒了,不得不坐下来。他请拉夫伯勒弟兄讲了他所讲的题目,完成讲道。然后他走出房间到露天去,躺在绿草地上直到有所恢复,凯尔西弟兄让他骑他的马,他便独自骑了一英里半去了布鲁克斯弟兄家。”2SG 172.2

    “拉夫伯勒弟兄很自由地讲完了那个题目。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主的灵临到我身上,我便十分自由地作了我的见证。上帝的能力在会场里,在场的人几乎个个都受感流泪。有些人决定支持真理。”2SG 173.1

    “聚会结束后,我们乘车经过树林去了一个美丽的湖,在那里有六个人受洗与基督一同埋葬。然后我们返回布鲁克林弟兄家,发现我丈夫已经舒服多了。那天他在独处的时候,下工夫想了招魂术的问题,他在那里决定写一本名为《时兆》的书。”2SG 173.2

    “第二天我们旅行去了弗金斯,经过了粗木地和泥沼地。我走的许多路都处于几乎令人发昏的状况;但我们的心在祷告中被提升到上帝面前祈求力量,便发现祂是随时的帮助,使我们能完成旅行,并在那里作了我们的见证。”2SG 173.3

    我们回到纽约州罗彻斯特之后不久,我丈夫便开始写《时兆》一书。那时他的健康状况很差,头痛脚凉,时常失眠,但有主扶持着他。每当他的思想紊乱,感到痛苦时,我们便跪在上帝面前,在苦难中向祂呼吁。祂垂听了我们恳切的祈祷,并时常赐恩给我的丈夫,使他能重振精神,继续工作。我们每日数次这样到主面前诚恳祈祷。那一本书决不是凭他自已的能力写出来的。2SG 173.4

    1853年秋季,我们参加了纽约州巴克桥;佛蒙特州斯托;马萨诸塞州波士顿、达特默斯和斯普林菲尔德;新罕布什尔州华盛顿和佛蒙特州纽黑文的会议。这是一次艰苦而且相当令人气馁的旅行。许多已经信奉真理的人内心和生活却没有成圣;各种纷争和反叛的分子在活动,有必要发生一场运动好洁净教会。“信使”党不久便撤退,圣工得到了解救。2SG 174.1

    在冬天和春天我因心脏病而多受痛苦。我躺着的时候很难呼吸,若不采取接近坐着的姿势就不能入睡。我的呼吸常常停止,还经常晕厥。但我的麻烦还不止于此。我的左眼睑肿胀得好像一个肿瘤。一年多以来它一直渐长,直到变得相当疼痛,影响了我的视力。在阅读或写作时我不得不把病眼用绷带绑起来。我还不断因这个想法而痛苦,就是我的视力可能会被癌瘤毁了。我回顾使我的眼睛过度疲劳的用来阅读校样的日日夜夜,心想要是我丧失了视力和我的生命,必是为圣工殉道的。2SG 174.2

    一位免费提供咨询的著名医生访问了罗切斯特,我决定让他检查一下我的左眼。他认为那个肿胀物是一个癌瘤。但在把脉之后,他说:“你的病很多,在那个肿瘤爆发之前就会死于中风。你也因心脏病处于危险的状况中。”这并没有使我震惊,因为我已知道若无迅速的解救我必下到坟墓去。其它两位来咨询的妇人也患有同样的疾病。那位医生说我的状况比她们两个的都危险,过不了三个星期我就会瘫痪,然后是中风。我问他是否认为他的药能治好我。他没有给我多少鼓励。我买了一些他的药。洗眼水使我感到很痛,却没有使我得到什么益处。我也用不了医生给开的药。2SG 175.1

    约在三周之后,我晕倒在地,几乎不省人事,约有三十六个小时。人们担心我不能活了,但主回应了祷告,我又苏醒了。一周后,我在与妹妹安娜谈话时,左侧身子受了打击。我的头奇怪地感到又冷又麻,鬓角剧痛。我的舌头似乎沉重麻木;不能清楚地说话。我的左臂和左侧身子无力。我以为我要死了,而我非常渴望在我的痛苦中有证据表明主爱我。2SG 175.2

    有数月之久我的心脏持续疼痛,以致我没有一点快乐的感觉,我的心情经常沮丧。我曾设法凭原则而不是凭感觉侍奉上帝,但如今我渴求上帝的救恩,体验祂的福气,尽管我的心脏很痛。弟兄姐妹们来到一起要为我的情况作特别的祷告。我的愿望蒙了准许,我领受了上帝的福气,并且拥有了祂爱我的保证。但疼痛在继续,而且我每个钟头都在变得更虚弱。弟兄姐妹们又聚在一起把我的情况呈在主面前。我非常虚弱以致不能出声祈祷。我的外貌似乎要削弱那些在我周围之人的信心。于是上帝的应许被一一排列在我面前,就象我之前从未见过它们一样。对我来说,似乎撒但正在力争把我从我丈夫和孩子们撕开,把我放在坟墓里,并有这些问题对我的心提出来:你能相信上帝明白的应许吗?你能凭信心行事,不管外表怎样吗?信心复苏了。我低声对我丈夫说:“我相信我会康复的。”他回答说:“我希望我能相信。”我那晚的痛苦没减轻不能入眠,但我用坚定的信心依赖上帝的应许。我不能入睡,但不断地向上帝默祷。就在天亮之前我睡着了。我醒来时已经能从我的窗户看到太阳在东方升起了。我完全脱离了疼痛。我心上的压力消失了,我非常快乐。我充满了感恩。赞美上帝的话在我口中。哦,这是何等的改变啊!对我来说似乎是在我睡着时上帝的一位天使触摸了我。我唤醒了我的丈夫,向他讲述主对我行的奇事。他起先几乎不能理解;但是当我起来穿衣并在房间里行走时,他就能和我一起赞美上帝了。我患病的左眼也不疼了。几天后我朝镜子看,癌瘤也消失了,我的视力也完全恢复了。主行事完全。2SG 176.1

    我又看了那位医生,他一把我的脉,就说:“夫人,你好多了。你的身体已发生了一场完全的改变;但你上次来这里时遇见的那两位咨询我的妇人已经死了。”我告诉他并不是他的药治好了我,因为我用不了。而当我要讲述主对我的奇妙作为时,一个可怜的工人冲进房间,几乎发狂地说:“医生,他们说我一定会死!说我得了肺结核!”他的额头上大汗淋漓。医生在检查他的肺部时设法安抚他受了刺激的心思。他紧张焦急地等着检查结果。医生摇了摇头,告诉他说他不能骗他;他得了急性肺结核,很快就会死。他情绪激动,泪如雨下。他没有在上帝里的指望,将来对他来说可怕而没有把握。我不得不离开。如今在坟墓里安睡的P姐妹当时陪着我,并在我离开后对医生讲了主听了为我献上的祷告,使我恢复了健康。他说:“她的病例是一个奥秘。我不明白。”2SG 177.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