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二十八章 最严峻的考验

    安娜死后,我丈夫的健康状况变得很差了。他受着咳嗽和肺部疼痛的困扰,神经也非常衰弱。他心中的忧虑,他在罗彻斯特所负的重担,他在印刷所的操劳,家中的疾病与重复的死亡,那些本应分担他劳苦之人的缺乏同情,再加上他的旅行和传道,过于他的力量所能承受的,他似乎要跟着拿但业和安娜迅速下到肺结核病患者的坟墓里了。那是一段阴沉黑暗的时期。幸有少许光线偶尔穿过厚云给我们一点儿希望,否则我们就会沉在绝望中了。似乎有时上帝已丢弃了我们。2SG 184.2

    “信使”党的人大多因他们的错误而藉着异象受到了责备,他们虚构了各式各样关于我们和异象的谎言。诗篇37:1,2的话常常有力地显在我心中:“不要为作恶的心怀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义的生出嫉妒。因为他们如草快被割下,又如青菜快要枯干。”2SG 185.1

    那份小报(《信使》)的一些作者甚至向我丈夫的病弱夸胜,说上帝会关照他,把他从路上除掉的。当他在卧病时读到这个时,他的感受有些象威克里夫卧病时曾感受过的。(僧侣和政府官员们“赶紧来到这个垂死的人床边,想要用上天的报复吓唬他。”他们说:“死亡快要临到你了,务要觉悟自己的错误,并当着我们,将你诋毁我们的言论全部收回。”“他请侍候他的人扶他起坐。他虽虚弱而苍白,几乎坐不住,却转向正等着他取消前言的僧侣们,张开他青紫色的嘴唇,用锐利的目光凝视了他们一眼,有力地说:‘我是不会死的,却要活下去,并且再控诉僧侣们的罪恶。’”他们慌乱地离开了房间,而这位改革家则复原了,得以去做他最重要的工作。——D’ AUBIGNE《宗教改革史》卷五,第93页。)他的信心复苏了,感叹道:“我不会死,而会活着,并且宣扬主的作为,可能还要在他们的葬礼上讲道。” 2SG 185.2

    最黑暗的乌云似乎要罩住我们。自称敬虔的恶人们在撒但的指挥下匆匆编造谎言,集结他们的势力与我们作对。上帝的圣工若只是我们的事业,我们就早已战兢了;但它是在那能说“谁也不能把它从我手中夺去”的主手里。我们知道耶稣活着作王。我们能在主面前说:这圣工是祢的,祢知道它并不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而是因祢的命令,我们才在其中尽我们的本分。2SG 186.1

    我丈夫的身体变得很虚弱,以致他决心解脱出版工作的责任,那些责任一直驱策着他。他曾是《评论与通讯》的编者和业主,直到发行到了第七卷第9期。从来没有一个人要求把《评论与通讯》、《青年导报》和书籍的出版交到别人手中,或离开编者的岗位。没有一个人向他提出过这类建议,是他自己决定解脱出来,且使出版社建得超越那些曾叫嚷“投机!”之人的影响。他从未声称出版社的财产是自己的,因为已经将之捐献用来使圣工受益。他号召教会接管在罗彻斯特的出版社,并把它建在他们中意的地方,他还提议由一个出版委员会来管理出版社,凡在出版社工作的人都不应从中获得私人利益。由于没有其他人主张这个权利,密歇根州的弟兄就为出版社迁到巴特尔克里克去开了路。那时我的丈夫负债二三千元;除了手中一点存书之外,他只有一些应收的账目,其中有一些还是不容易收回来的。圣工似乎停顿下来了。外面寄来购买书报的订单寥寥无几,数额又小。我丈夫担心他会负债而死。密歇根州的弟兄们帮助我们买了一块地,建了一栋房子,且是以我的名义做的,好使我在我丈夫死后可以任意处置它。2SG 186.2

    那时真是悲惨的日子。我看着三个我所担心或许将要变成孤儿的孩子,便有以下的思想袭上心头:我的丈夫将要在现代真理的事业上因操劳过度而逝世,但谁能体念到他所忍受的一切呢?谁晓得他多年所肩负的重担,以及那压伤他心灵,破坏他健康,使他折于盛年,以致令家属沦于困苦穷乏无依无靠的极度操劳呢?一些本应在这种难熬的时期支持他,并用鼓励和同情的话语帮助他担负重担的人,却象约伯的慰问者们一样,信口控告他,加重他身上的担子。我时常自问:难道上帝不理会这些事么?难道祂一点也不注意到么?结果我得了安慰,因为确知有一位凭公义审判的主;每一次的牺牲,每一次的克己,以及为祂所忍受的每一痛苦,都必据实地记录在天,而且终必得到赏赐。主的大日将要暴露并宣布许多目前还没有显明的事。2SG 187.1

    约在此时,我蒙指示看见我的丈夫不可在讲道上操劳,也不可亲手劳动。一点儿操劳就会使他处于不可救药的状况。他因此哭泣叹息,说:“那么我必须变成一个教会乞丐吗?”我又蒙指示,得悉上帝定意使我的丈夫渐渐复原;故此我们必须运用坚强的信心,因为在每一次的努力中,我们将要被撒但狠狠地攻击;所以我们不可看表面的现象,却要有信心。我们一天三次独自到上帝面前,为他恢复健康而恳切祷告。这是我们恳求的全部负担,我们俩常有一个人会因上帝的能力而仆倒。主开恩垂听了我们恳切的呼求,我丈夫开始好转了。有许多月份我们的祷告一日三次升达上天,求得健康好遵行上帝的旨意。这些祷告良辰非常宝贵。我们得以与上帝庄严地亲近,并与祂有美好的交通。2SG 188.1

    从我所写给豪兰姊妹的信中所抄录的下列几段话,最能充分表达我当时的心情:2SG 189.1

    “我感谢上帝,现在我能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亲自照料他们,以正确的方式更好地训练他们。几个星期以来,我常如饥似渴地羡慕救恩,我们几乎是不间断地得享受与上帝交往。在我们能来到泉源之前畅饮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来呢?在仓房装满食物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要饿死呢?这是丰富而白白赐予的。我的心哪,务要充分享受,每日畅饮天国的喜乐!我决不缄默。赞美上帝的声音充满我的心和我的口。我们尽可因救主丰满的慈爱而欢乐。我们尽可充分享受祂超卓的荣耀。我的心灵要为这事作见证。我的幽暗已经被这宝贵的明光驱散了,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事。主啊,求祢帮助我将这一切栩栩如生地存记在心。我心灵中一切的精力啊,要醒起!醒起,并因你救赎主奇妙的慈爱而敬慕祂!2SG 189.2

    “必须唤醒并拯救我们周围的人,否则他们就必灭亡。没有一刻工夫可以浪费。我们都有一种或支持或反对真理的感化力。我渴望随身带有明白的证据,证明我是基督的一个门徒。2SG 190.1

    “我们需要某种安息日宗教之外的东西。我们需要活泼的原则,每日感到个人的责任。许多人都躲避这个,结果就是粗心疏忽,漠不关心,缺乏警醒和灵性。教会的灵性在哪儿呢?充满信心和圣灵的人在哪儿呢?我的祈祷是:上帝啊,净化祢的教会。数月来我一直享有自由,我决心在主面前摆正我的言谈和我一切的作为。2SG 190.2

    “我们的敌人或许要夸胜。他们或许要说苦毒的话,他们或许要口吐诽谤、诡诈和虚谎:但我们决不动摇。我们知道我们所信的是谁。我们没有空跑,也没有徒劳。结账的日子将要来到,那时人人都要按着本身所行的受报。世界固然黑暗;反对可能愈演愈烈。不务正业和好讥诮的人可能在他们的罪中胆大妄为。然而为这一切,我们决不动摇,却要依靠全能者的膀臂而重新得力。2SG 190.3

    “上帝在筛选祂的子民。祂将拥有一个清白圣洁的教会。我们不能读懂人的心。但主已提供了保持教会纯洁的方法。一班败坏的人已经起来,他们不能与上帝的子民同住。他们轻视责备,不愿被纠正。他们有机会知道自己从事的是一场不义的战争。他们曾有时间悔改自己的错误;但他们太爱自我了,不肯让它死去。他们滋养它,使它长得强壮,他们与上帝信赖的子民分离,就是与上帝正在净化归祂自己的子民分离。我们都有理由感谢上帝,因为已经开了一条路,要拯救教会;因为这些败坏的妄求者若仍与我们在一起,上帝的忿怒就必定临到我们。每一位可能会被这些不满的人欺骗的正直人,若有天使访问他们,启迪他们的心,就会看到这些人的真相。我们在这件事上没有什么好担心的。2SG 191.1

    “当我们接近审判时,所有的人都会表现出他们的真相,也会显明他们是属于什么团体。筛子在摇。我们不要说:上帝啊,住手。我们不知道人的心。教会必须被净化,它也必被净化。上帝在作王;但愿百姓都赞美祂。我一点儿没有消沉的想法。我想要成义和行义。审判要开始,案卷要展开,我们要照我们的行为受审判。针对我编造的一切谎言都不会使我更坏,也不会使我更好,只会使我更接近我的救赎主。”2SG 191.2

    下文摘自我为《评论与通讯》写的一篇文章,发表于1856年1月10日:2SG 192.1

    “过去的几周我们感受到了上帝的能力和福气。上帝一直是非常仁慈的。祂以一种奇妙的方式为我的丈夫行了事。我们用信心的膀臂把他带到我们的大医师面前,并象盲人巴底买一样呼求说:‘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们吧’(参 可10:47)!我们便得了安慰。我们感受到了上帝的医治之能。所有的药物都一直被丢在一边,我们惟独依赖我们大医师的膀臂。我们还没有感到满足。我们的信心说:‘要完全恢复。’我们已见到上帝的救恩,可是我们期望见到并感到更多。我毫无疑惑地相信我的丈夫还会向世界发出最后警告的信息。过去的几周我们的平安如江河。我们的心灵在上帝里夸胜。我心里充满了感恩,说不出来的感恩,因为我们最近感受到看到了上帝之爱的记号。我们意欲重新把自己献给上帝。”2SG 192.2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