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 Weighted Relevancy
  • Content Sequence
  • Relevancy
  • Earliest First
  • Latest First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证言

    我在最近十五年作主所赐给我的见证时,一直受到许多人的反对,他们成了我苦毒的敌人,特别是那些其错误和罪恶已被启示给我,我也将之揭露出来的人。其中有些人已将他们的报复情绪付诸行动,就如可以预料到的,他们攻击谦卑的器皿,传播不利的谣言反对我。2SG 278.1

    因为这些事使一些不知道我早期经验的人烦恼不安,熟悉我最近十到十五年的经验和工作的弟兄姐妹们便将他们的见证放在我手中,叫我在必要时使用。这在过去的两年一直对我有益,很可能在将来也会有益。我要提到其中一个见证。2SG 278.2

    在伊利诺斯州的克雷恩斯格罗夫的时候,开会讨论了几个信奉将来时代、不守安息日的讲道人计划当众公布的一些谣言。然而当他们获悉我们为这些谣言作了准备的时候,斯蒂芬森长老便对我的丈夫说,他们不打算做这事了!我在此要给出这些见证中的两个见证,还有别的一些见证是那些已经读过本书印好页面的那些人所寄给我的。2SG 278.3

    我在此要对其他一切能自由而且情愿给这些见证署名的人说,请直接把名字寄来。还有那些能证实本书所述其它事实的人,也请将他们的见证和姓名照着他们所乐意的一同寄来。2SG 278.4

    这本书最后的十六页现在只会印四百份。这些会发送出去,及至大家都把自己的见证和乐意签署的姓名寄来时,整本书就会完成了。2SG 278.5

    我有一个特别的请求,若是有人发现本书中有任何不正确的言论,请立即通知我。本版将在10月1日左右完工;所以请在那时之前寄来。怀爱伦。2SG 278.6

    (注:下文进一步说明了1860年9月18日第一次有限印刷的《属灵的恩赐》卷二发表之后所写的经验,收录在后来的版本中。发表在这里为的是让读者可以看到所有已经印刷发表的内容。——怀爱伦著作托管委员会。)2SG 279.1

    1860年9月20日,我的第四个孩子约翰•赫伯特•怀特出生了。当他三周大时,我丈夫感到有责任前往西部。约在他去访问威斯康星州莫斯顿一周之前,我们收到了M. E. S.姐妹写给出版社的信,声称主赐给了她异象。当我们读这些信件时,我们感到哀伤;我们知道那些异象来源不正。因为我丈夫不知道他要在莫斯顿遭遇什么事,我们就担心他会没有准备好对付狂热盲信,也担心这会对他的心产生令人气馁的影响。在我们早期的经验中,我们曾经历过许多这样的场面,忍受过许多蛮横不驯的精神,以致我们害怕与他们接触。2SG 279.2

    我请巴特尔克里克教会为我丈夫祷告,我们也在自己的家庭祭坛恳切地为他寻求主。我们以忧伤的灵和许多的眼泪,努力使我们战兢的信心抓住上帝的应许,并且得了证据,知道祂听我们的祷告,愿意站在我丈夫身边,赐给他忠告和智慧。2SG 279.3

    我在寻找一节经文给威利在安息日学背诵时,这节经文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耶和华本为善,在患难的日子为人的保障,并且认得那些投靠祂的人”(鸿1:7)。我禁不住哭了,这些话看来是那么适当。我心中全部的重担都是关于我丈夫和威斯康星州的教会的。我丈夫在威斯康星州时确实体会到了上帝的福气。在患难的日子,主是他的保障,并且藉祂使人自由的灵支持了他,使他作了明确的见证,反对那里疯狂的狂热盲信。2SG 280.1

    当我丈夫还在威斯康星州的麦克福德时,他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担心家中不是一切都好。我对婴儿有些观感。”他在为家人祷告时,曾预感到婴儿病得很重。婴儿似乎躺在他面前,脸和头肿胀得可怕。当我收到信时,孩子很好,和往常一样;但第二天他就生了重病,脸和头患了极其严重的丹毒。当我丈夫抵达靠近伊利诺斯州朗德格罗夫的威克弟兄家时,收到电报说孩子病了。在读了电报之后,他对在场的人说对这消息并不感到惊奇,因为主已为这事预备了他的心,他们还会听说孩子的头和脸严重感染了。2SG 280.2

    我可爱的宝宝受了太多的苦。我们每天不分昼夜地照看他,用尽了各种我们能找到的治疗方法,而且恳切地将他的情况呈报给上帝。看到他遭罪,我心如刀绞,不能自己。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以泪洗面,谦恭地向上帝祈求。但我们的天父认为适于取走我们所爱的孩子。2SG 280.3

    12月14日他的情况更糟糕了,我被叫了起来。我听着他费力的呼吸,摸着他失去脉动的手腕。我知道他马上就要死了。那是非常折磨人的时刻。死亡那冰冷的手已经放在了他的身上。我们看着他微弱的呼吸,直到停止,绷紧的心放了下来,他的苦难总算结束了。当我的孩子快不行的时候,我连哭都哭不出来了。我在葬礼上晕倒了。我的心痛得好像已经碎了,但是我还是没有掉一滴泪。我们感到失望的是没有拉夫伯勒弟兄主持葬礼仪式,我丈夫在这场合向满屋子的人讲了话。随后我们跟从我们的孩子去了橡山公墓,他在那里安息,直到赐生命的主要来,打破坟墓的羁绊,召他出来承受永生。2SG 280.4

    当我们从葬礼回来后,我的家看起来是那么的凄凉。我感觉自己顺从了上帝的意愿,但是心中却充满了失望和忧郁。2SG 280.5

    我不能起而超越去年夏天的种种失望。根据上帝子民的状况,我们不知道可以期望什么。撒但已控制了一些在工作上与我们密切相关之人的心,甚至控制了一些很熟悉我们的使命并见过我们工作果效之人的心,他们不仅亲眼见过上帝能力的频繁显示,而且亲身感受过上帝能力的影响。我们对将来还能有什么指望呢?当我的孩子还活着时,我以为我明白自己的责任。我把亲爱的婴孩紧紧抱在胸前,欢喜快乐地以为终于有一个冬天可以解脱重责了,因为我的责任不可能是带着婴孩在冬天旅行。但当他从我身边被取走时,我就再次陷入了极大的困惑中。2SG 281.1

    上帝的圣工和子民的状况几乎把我们压垮了。我们的幸福总是取决于上帝圣工的状况的。当祂的子民处于兴旺状态时,我们就感到自由;当他们退后不和时,什么都不能使我们快乐。我们全部的利益和生命都交织在第三位天使信息的兴起与进展中。我们与这信息紧密相连,它几时不兴旺,我们的心就经历极大的痛苦。约在此时,我丈夫既回顾了过去,就开始几乎对每一个人丧失信心了。他曾友好对待的许多人都成了敌人,有些曾被他的影响和他自己羞涩的钱囊帮助最多的人,不断在设法伤害他,给他加担子。一个安息日早上,当他去我们礼拜的地方时,这种不公平的感觉以压倒性的力量临到了他,以致他转身去大哭了一场,而会众们还在等着他。2SG 281.2

    从我们工作的开端,我们就蒙召要做明白中肯的见证,责备错误,不可止息。自始至终都有人反对我们的见证,设法说柔和的话,用未泡透的灰抹墙,破坏我们作工的影响。主会勒紧我们的缰绳使我们停下来去传达督责,于是就有人介入我们和上帝的子民中间,要使我们的见证无效。所赐下的许多异象大意都是我们不可避而不宣主的忠告,而要居于激励上帝子民的位置,因为教会正在自己的罪中沉睡。但很少有人同情我们,却有许多人同情犯错的人和受责备的人。这些事把我们压垮了,我们觉得在教会中没有见证可作了。我们不知道信任谁。这一切的事都强加在我们身上,我们心里的希望灭绝了。我们约在午夜停工休息,但我不能入睡。我心中感到剧痛;无从解脱,多次晕倒。2SG 282.1

    我丈夫请来了C.史密斯,阿马登和凯洛格弟兄。他们热切的祈祷蒙了应允,我得了解脱,进了异象。于是我蒙指示见到我们必须仍作我们的见证,率直而中肯。我们有一项工作要做。我看到有一些人避开了率直的见证。我看见他们的教训对上帝子民的影响。某地教会信徒的状况也呈现在我面前。他们有真理的理论,却没有因之成圣。我看见当使者们进入一个新地区时,他们若不作明白中肯的见证,就比不作工还糟糕。他们应该保持基督的教会与有名无实之自称信主者的区别。某地在这方面失败了。某弟兄害怕得罪人,害怕显露我们的信仰特色;就降低了标准以迎合群众。他原应向他们强调我们所拥有的真理是至关重要的,他们永恒的利益取决于他们在此所做的决定;为了藉着真理成圣,他们应该放弃自己的偶像,承认自己的罪,并且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2SG 283.1

    那些从事传扬第三位天使信息之严肃工作的人,必须果断地开始行动,本着上帝的灵与能力无畏地传讲真理,让它刺入剖开。他们应该高举真理的标准,并且督促人们达到这标准。真理的标准常被降低以迎合人们黑暗罪恶的状况。那率直的见证要使他们做出决定。和平的见证不会成就这事。人们有权从当时的讲台听到这种教导;但上帝有仆人,祂已托付他们严肃可畏的信息,要为基督的降临产生并装备一班人。我们的信仰与名义上信主之人的信仰有极大的差别,就象天高过地一样。2SG 283.2

    人们在他们的罪中沉睡,需要被警告才能摆脱这种嗜睡症。他们的传道人讲了柔和的话;但上帝的仆人既传讲神圣重要的真理,就应大声喊叫,不可止息,以便真理扯掉安全的外衣,得到门路进入人心。原应传给某地之人的率直的见证被传道人回避了;真理的种子撒在了荆棘里,被荆棘挤住了。2SG 284.1

    上帝的仆人必须作率直的见证,刺入属肉体的心并发展人的品格。N和O弟兄在某地时行动完全受限。这种讲道决不会做上帝原计划要完成的工作。挂名教会的传道人已做了足够多阿谀奉承的事,削弱和掩饰了斥责罪恶的率直真理。人们若不正确地信奉这信息,他们的心若不预备好接受它,倒不如完全不接触它。2SG 284.2

    考虑到由少数人所传播的反对怀氏夫妇的诽谤性谣言,我们感到有必要证明我们一直亲自熟悉他们和他们自从1844年以来的行为,知道凡把他们描绘成在任何程度上以任何方式与1844-1846年缅因州等地发生可憎的狂热盲信行为有关或予以支持的任何言论,都是邪恶而且恶毒的谎言。我们知道他们从未受过一点狂热精神或行为的影响,相反,他们一直是不知疲倦地而无畏地反对那种精神的。2SG 284.3

    H. N. 史密斯, 乔治.科布, 2SG 284.4

    S. B. 贝尔登, 刘易斯 O. 斯托韦尔, 2SG 284.5

    爱德华.安德鲁斯, 劳拉T. 斯托韦尔, 2SG 284.6

    S. L. 安德鲁斯, 刘易斯 B. 斯托韦尔, 2SG 284.7

    A. S. 安德鲁斯, 马里恩 C. 斯托韦尔, 2SG 284.8

    西普里安 史蒂文斯, 撒拉 H. 斯托韦尔, 2SG 284.9

    阿尔米拉 T. 史蒂文斯, N. N. 兰特, 2SG 284.10

    保丽娜 R. 史蒂文斯, S. H. 兰特, 2SG 284.11

    F. J. 史蒂文斯, R. D. 沃特曼, 2SG 284.12

    斯托克布里奇.豪兰 D. W. 赖特, 2SG 284.13

    L. M. 豪兰, 托马斯.伍斯特, 2SG 284.14

    F. H. 豪兰, 莉迪亚.玻尔通, 2SG 284.15

    R. D. 豪兰, P. A.该门, 2SG 284.16

    M. R. 阿德顿, 亚伯兰.巴恩斯, 2SG 284.17

    S. W. 佛兰德斯. 2SG 284.18

    1858年8月10日于缅因州波特兰2SG 284.19

    由于反对怀雅各长老夫妇的不利的谣言在流传 ,我们很高兴地证明我们自从1844年以来亲自熟悉他们。他们一点也不支持不作工的理论、故意谦卑论、灵意化的复临论和不按照婚姻法的属灵的结合,反而总是扬声反对在新英格兰的一些地区盛行的这些狂热主义的不同形式。 2SG 284.20

    N. N. 兰特, S. H. 兰特, 2SG 284.21

    雅各布.米尔斯, 托马斯.伍斯特, 2SG 284.22

    多加.赖特, 非比 A. 该门, 2SG 284.23

    伊丽莎白.海恩斯, (这是以赛亚.利比。第30页和69页提到的H姐妹。)2SG 284.24

    我们乐意见证第40、41页所述有关达曼长老的言论是真实的。就我们所回忆的,我们认为本书所述他被捕和受审的详情是正当的。2SG 284.25

    H. A. 豪兰, 2SG 284.26

    WM. T. 汉纳福特, D. S. 汉纳福特, 2SG 284.27

    詹姆士.艾耶尔.森., R. W. 伍德夫人。2SG 284.28

    1860年8月6日于缅因州托普瑟姆。2SG 284.29

    第42-44页所述法兰西斯.豪兰姐妹得医治时上帝能力的奇妙显现是真实的,只是给她施洗的人员有误。2SG 284.30

    斯托克布里奇.豪兰 F. H. 豪兰, 2SG 284.31

    L. M. 豪兰, R. D. 豪兰. 2SG 284.32

    我们认为,本书49-65页所记怀姐妹对缅因州的狂热主义和她为不幸受狂热主义损害之人所做工作的论述是准确的。 2SG 284.33

    爱德华.安德鲁斯, 乔治.科布, 2SG 284.34

    S. L. 安德鲁斯, 斯托克布里奇.豪兰2SG 284.35

    A. S. 安德鲁斯, L. M. 豪兰, 2SG 284.36

    阿尔米拉 T. 史蒂文斯, F. H. 豪兰, 2SG 284.37

    P. R. 史蒂文斯, R. D. 豪兰, 2SG 284.38

    F. J. 史蒂文斯, 亚伯兰.巴恩斯, 2SG 284.39

    J. G. 福伊, S. W. 佛兰德斯. 2SG 284.40

    H. N. 史密斯2SG 284.41

    我们签名的人知道怀姐妹在第108和109页关于吉尔伯特.N.柯林斯生病和康复的记载是准确的。2SG 284.42

    南希. 柯林斯, G. N. 柯林斯, 2SG 284.43

    麦罗拉 A. 阿什利。2SG 284.44

    根据亲身的认识,我们能证明本书第124-127页所记在卡姆登来到我们中间的那个女人的事是准确的。2SG 284.45

    C. B. 普雷斯顿, E. A. 普雷斯顿.2SG 284.46

    关于第133、134页所记的内容,我们知道这些事是不可否认的事实。2SG 284.47

    阿隆索.阿比, 黛安娜.阿比, 2SG 284.48

    艾拉.阿比, 罗达.阿比。2SG 284.49

    我们读了怀姐妹这本书中第136-140页的内容,在我们看来她的陈述是准确的。2SG 284.50

    WM. 哈里斯, 海勒姆.埃德森, 2SG 284.51

    L. M. 哈里斯, 以斯帖M. 埃德森, 2SG 284.52

    根据我们对本书第152-156页所述要点的认识,我们能说,它们是准确的。2SG 284.53

    约翰 S. 韦哲. 玛丽.韦哲。2SG 284.54

    1860年8月17日于佛蒙特州布里斯托尔。2SG 284.55

    我们亲自熟悉本书第157-159页所提到的怀姐妹访问弗金斯的详情,并且视之为准确的。应当是H. 艾伦而不是S. 艾伦。 2SG 284.56

    亨利.加德纳, D. S.加德纳. 2SG 284.57

    C. W.斯佩里, R. A. 斯佩里。2SG 284.58

    我们出席了怀姐妹在本书第181和182页所描述的在杰克逊的聚会,并且视她的陈述是准确的。2SG 284.59

    A. A. 道奇, C. 道奇, 2SG 284.60

    D. R. 帕默, A. 帕默, 2SG 284.61

    居里纽.史密斯, 路易莎.史密斯, 2SG 284.62

    J. P. 凯洛格, 安 J. 凯洛格. 2SG 284.63

    J. N. 拉夫伯勒. 2SG 284.64

    根据亲身的认识,我们能证实怀姐妹在本书第184-188页所述她患心脏病、眼睑肿块、中风和回应祷告奇迹复原的事是真实的。2SG 284.65

    乌利亚.史密斯, S. T. 贝尔登, 2SG 284.66

    G. W. 阿马登, S. B. 贝尔登, 2SG 284.67

    J. N. 拉夫伯勒, M. J. 拉夫伯勒, 2SG 284.68

    辛西娅.巴彻勒, 罗克珊.科内尔, 2SG 284.69

    卡罗琳.奥顿, 德鲁塞拉.拉姆森, 2SG 284.70

    J. W. 巴彻勒. 2SG 284.71

    我们读了怀姐妹在本书第219-222页所记有关访问沃坎等地的内容,证明所作陈述是准确的。2SG 284.72

    J. N. 拉夫伯勒, M. J. 拉夫伯勒, 2SG 284.73

    H. N. 史密斯. 2SG 284.74

    1860年8月16日于密歇根州杰克逊。2SG 284.75

    我们在我们家中目睹了本书第271页所记怀姐妹在我们家中突然虚脱和恢复的事。2SG 284.76

    D. R. 帕默, A. 帕默。2SG 284.77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