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七章 蒙召出行

    我从异象中醒过来之后,一片幽暗笼罩了我所见的一切。唉,在我看来,这个世界显得多么暗淡啊!我向波特兰的小群信徒述说这个异象,他们都确信这是出于上帝的。有主的灵同证这个见证。大家都为永恒的严肃感所笼罩。此后大约一个星期,主给了我第二个异象,指示我所必须经受的磨难,还指示我将祂所启示给我的事告诉别人;我的工作必定遭遇强烈的反对;我的心灵一定也要痛苦非常。天使说:“上帝的恩典足够你用的。祂会扶持你”。2SG 29.1

    这个异象使我非常烦恼。我的健康状况很差,而且我只有17岁。我知道许多人曾因自高而堕落,也知道要是我以任何方式变得自高了,主就会离开我,我就必定沦丧。我恳切祈求主把这个担子给别的人。但我所能得到的一切亮光就是:“把我所启示给你的事告诉别人。”我不甘心走出去进入世界。我生来就没有多少自信。当我确信我和上帝之间一切都好时,我才有坚强的信心。那时我就愿意去做任何事,忍受任何痛苦,并且能靠着上帝的力量无畏地作见证。但工作看起来很伟大,各种考验也很严峻。一个女子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旅行的想法使我却步。我觉得入土更好。死亡对我来说显得比我要负起的责任更可取。2SG 30.1

    最后主向我掩面了。我便再次陷入黑暗和绝望中。我担心祂已撇弃了我,因为我不愿去遵行祂的旨意。在波特兰的小群信徒真诚地同情我。他们似乎了解我的情况,同时有些人设法安慰我,有些人则忠心地警告我的危险。我担心我已使主的灵担忧,使祂永远离开我了,还想要是祂愿意再次向我显现,我就会顺从祂,也愿意到任何地方去。比起上帝的不悦,人们的反对和不悦那时对我来说显得多么微不足道啊。2SG 30.2

    当时在我父亲家举行聚会。但我心中的苦恼甚大,没有出席那些聚会。这并没有使我摆脱那十分沉重地压在我身上的担子,我就又参加聚会了。教会同心合意为我恳切祷告,我也再一次把自己献给主,感到乐于被祂使用好荣耀祂。在祷告的时候,曾包围着我的浓密黑暗消散了,我的力量被夺走了。我似乎是在耶稣和众天使面前。主又对我说:“把我所启示你的事告诉别人。”我恳切地请求说,如果我必须去把主所指示我的事告诉别人,就求主保守我不要自高。于是一位天使告诉我,我的祈求已蒙应允,要是我有自高的危险,我就会受疾病折磨。天使说:“你若是忠心传达信息,并且忍耐到底,你就必吃生命树的果子,喝生命河的水。”2SG 31.1

    我就把自己完全交给上帝,照祂的吩咐出去。上帝的安排为我开了路,要离家三十英里到波特兰我姐姐那里去。我在那里有机会作我的见证。主赐给了我力量。我已有三个月左右讲不了多少话。我的肺和喉咙很痛,很难大声讲话。我在聚会的时候站起来,开始低声讲话,努力讲了约有五分钟,然后肺部和喉咙的疼痛似乎离开了我,我的嗓音也清晰了,我能讲两到三个小时了,而当我讲完了我的信息时,我的声音又消失了,直到我再次站在人们面前。我常常一讲就是两个多小时。2SG 32.1

    我就这样旅行了三个月。主为我开路去了缅因州东部。J弟兄要去奥林顿办事,他的妹妹陪他去。他们劝我同去,好讲述我的异象。这对我有些考验,但我既已答应主:只要祂在我面前开路,我就行在其上,我就不敢拒绝。2SG 32.2

    我在奥林顿遇见了怀弟兄,并且得知J弟兄就是来给他送马和雪橇的。主的灵伴随着我所传讲的信息,鼓舞了失望的人,使他们有了希望。2SG 32.3

    在加兰有一大群人从四面八方聚集来听我的信息。但我的心情很沉重。我收到了母亲的一封信,要我回家去,因为关于我的谣言正在流传。这是我没有料到的。我的名字从未受过羞辱。我忧伤的杯满溢了。我感到忧伤,因为竟要我的母亲为我受苦。她对自己儿女的名誉是很敏感的。我要是有机会,就会立刻回家,在场反驳那些谣言。我以为我那天晚上不可能发言。我虽受到敦促要倚靠主,却不能得到安慰。最后弟兄们为我祷告,主的福气便临到我身上,我就很自由地作了我的见证。我感到上帝的一位使者就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从那栋房子里发出了荣耀和胜利的美好衷心的欢呼声。耶稣在我们中间,我们的心因祂的爱而火热。 2SG 33.1

    在埃克塞特我又有了一个沉重的负担,使我不能摆脱,直到我叙述了我曾蒙指示见到的在场的几个狂热分子的事,他们是被撒但的精神鼓动的。我说到我不久就要回家,还说我见到这些狂热分子急于访问波特兰;但他们在那里无工可做;他们要是去了,就会因带去极端的事而损害圣工。他们在所拥有的灵方面受了欺骗。这似乎使一些人大受考验。我的见证直接反对了他们打算做的事,于是他们就猜忌我,暗中怀有苦毒的情绪反对我。2SG 33.2

    我们从埃克塞特去了阿特金森。一天晚上我蒙指示见到了我不明白的事。大意是这样:我们的信心要受一场考验。第二天,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我在讲话时,有两个人从窗户向内窥探,看到了他们要找的对象。他们冲进来经过我到了达曼长老面前。主的灵临到他身上,他的力气就没有了,他便无力地倒在地上。那个政府官员大声呼喊说:“奉缅因州的名抓住这个人。”两个人抓住他的胳膊,两个人抓住他的脚,企图把他从屋子里拖出去。他们却只挪动了他几英尺,然后就冲出了房子。上帝的能力在那栋房子里,上帝仆人们的面容因祂的荣耀发光,没有作出任何抵抗。要把达曼长老带出去的努力每次的结果都一样。那些人忍受不了上帝的能力,他们冲出房子才得到解脱。他们的人数增加到了十二个,达曼长老仍在上帝能力的控制之下,约有四十分钟,那些人用尽所有的力量都不能把他搬离地面,他无力地躺在那里。同时我们都感到达曼长老必须走;因为上帝既已为祂的荣耀彰显了祂的能力,若是让他被带离我们中间,主的名会进一步得到荣耀。于是那些人就轻易把他抓起来,象抓起一个小孩一样,并且把他带出去了。2SG 34.1

    达曼长老从我们中间被带出去之后,被拘留在一个旅馆里,并由一个人看守,那人并不喜爱他的职分。他说达曼长老整夜都在唱歌、祷告、赞美主,以致他不能睡觉,他不愿看守这样一个人。谁也不愿看守他,于是在他答应出庭之后,就撇下他在乡村随意走动。好心的朋友们邀请他去受他们的款待。达曼长老按时出庭了。一位律师提供了服务。对达曼长老的控告是:他是一个扰乱治安的人。许多证人被带来支持这个控告,但他们的见证立刻就被达曼长老在场的熟人推翻了;这些熟人是蒙召的出庭的。人们很好奇,想知道达曼长老和他的朋友们信仰什么,便让他概述他的信仰。他就清晰地根据圣经向他们讲述了他的信仰。还有人提出他们唱奇怪的赞美诗,便叫他唱一首。有相当多刚强的弟兄在法庭上支持他,他们就与他一起2SG 35.1

    唱道: “当我下到埃及地时,听到救主就在身旁,”等等。2SG 35.2

    达曼长老被问道是否有一个精神上的妻子。他告诉他们他有一位合法的妻子,而且他能感谢上帝,因为自从他与她相识以来,她一直是一个很属灵的女人。大概法庭让他付了审判的费用,就把他释放了。2SG 36.1

    虽然各种分心的影响使达曼长老同他相信第三位天使信息的朋友们分开了,但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他和缅因州的许多其他人会满有喜乐地接受这信息。2SG 36.2

    我们回到了波特兰,然后访问了托普瑟姆。法兰西斯•豪兰姐妹因患风湿热而病情严重。她在请医生治疗。她的手全部发肿,甚至看不出指节所在。有人问豪兰弟兄是否相信她的女儿因祷告而能蒙医治。他说:“我愿意相信。”又有人问他:“你相信吗?”他回答说:“我信。”于是我们就为她向上帝献上祷告。我们提出了主的应许:“你们求,就必得着”(约16:24)。法兰西斯姐妹的房间在楼上。她已经有两周不能站起来了。主的灵创作了我们的祷告。我们确信主愿意医治这个患病的人。D弟兄在灵里靠上帝的能力大声说:“这里有哪一位姊妹有信心去拉住她的手,奉主的名吩咐她起来?”当这话说出口时,C姐妹已在途中。她上了楼梯,有主的灵在她身上,她拉住法兰西斯的手,说:“法兰西斯姊妹,我奉主的名吩咐你起来,并且恢复健康。”法兰西斯姐妹便将她的信心付诸行动,从床上起来,站在地上,并且在房间里行走,赞美主使她得了痊愈。她穿好衣服下到我们所在的房间,她的面容因上帝的福气而发光。2SG 36.3

    次日早晨,法兰西斯姐妹和我们一同吃早餐。饭后,当怀弟兄主持家庭礼拜宣读《雅各书》第五章时,医生进了客厅,并照他平常的习惯上楼去探视病人。他既找不到她,就赶到楼下来,当时我们大家同病人都坐在很宽阔的厨房里聚会,医生脸上带着惊异的表情打开厨房的门,目瞪口呆地看着坐在中间的病人,终于开口说:“法兰西斯好啦!”豪兰弟兄回答说:“主已经医治了她。”于是怀弟兄继续读下去:“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为他祷告”(雅5:14)。医生点了一下头,便离开了房间。当天法兰西斯姊妹乘马车在外行了三英里路,晚上回到家里,外面虽然有雨,但她却没有受凉。几天后,应她的请求,怀弟兄把她带到水中,给她施了洗。2SG 37.1

    那时威廉.H.海德弟兄患了很严重的出血性痢疾。他的症状很令人担忧。一位医生说他在短期内若是得不到帮助,他的病情就无药可救了。他所处的地方有许多不信和黑暗的影响,我们希望把他送到更有信心的地方。我们围在床边为他祷告,求主使他起来,并且使他有力量离开那个地方。他得到了福气和力量,乘车走了四英里。然而他到了P弟兄家之后,病情变得更严重了,似乎每小时都在衰弱下去。有些事在他的病情中阻碍了他的信心。我们如实地向他作了见证,他也谦卑地承认了自己的过错,只有几个有信心的人蒙允许进入他的房间。我们恳切热切的祷告达到上帝面前,求祂抑制病情恶化,于是信心便把握了更加直接的医治。上帝的儿女似乎在灵里叹息。我很少见到这么热烈地呼求上帝并使应许临近。上帝的救恩彰显出来。来自上面的能力临到了我们患病的弟兄和在那间屋子里的人身上。他要他的衣服,他起来穿好衣服,并且走出了房间,赞美着上帝,脸上焕发着天上的亮光。桌上已摆好农家的正餐。他说:“要是我健康了,我就该吃这食物;因为我相信上帝已经医治了我,我就要实现我的信心。”他津津有味地吃了饭,毫无问题。2SG 38.1

    我们从托普瑟姆去了波特兰,有相当多来自东部的人在那里,其中有些人是我曾在埃克塞特对他们作过见证的,说明他们没有义务访问波特兰。我们为教会感到战兢,他们因这些狂热的精神而处在危险中。他们信赖每一个感想,却把理智和判断撇在一边。我为上帝的子民感到心痛。他们非得如此受骗,被虚谎的灵引入歧途吗!警告只有很少的效果,只会使那些受警告的人猜忌我。2SG 39.1

    别人错误的负担和感想原会引我离开本分,但主先前已向我显明我的本分是去哪里,尽管我年幼而且没有经验,主却保守我使我不至堕落,赐给我特别的指示,说明我应惧怕谁,信赖谁。要不是因为这样,我现在能看到我有许多次原会被引诱离开本分之路。2SG 39.2

    约在此时我蒙指示看到我必须访问新罕布什尔州。我姐夫的妹妹陪着我。她对我很忠实,既仁慈又体贴,在我一切的考验中总是情愿给我一位姐妹的照顾与同情,并在我失望和忧郁的时候鼓励我安慰我。法尔斯弟兄和他妻子以及怀弟兄也陪着我们。新罕布什尔州存在分散混乱的局面,然而主常常在那里彰显祂的能力。2SG 40.1

    正是在新罕布什尔州,我们对于所谓的精神磁学初次有了体验。我们访问了克莱尔蒙特,求见复临信徒。我们被告知有两群复临信徒;一群坚信从前的复临经验,另一群则予以否认。我们求见那群不否认过去经验的人,便有人指出B-t和B-s长老是与我们有一样信仰的人。人们说了许多反对他们的话,我们便推断他们是为义受逼迫。我们访问了他们,受到了友好亲切的接待,可是却有非常的沮丧临到我身上,使我觉得什么都不对劲。2SG 40.2

    B-t长老看来是一个很圣洁的人。对于博爱有许多要说的。论到信心,他说:“我们所要做的一切就是相信,我们所求于上帝的就会赐给我们。”怀弟兄回答说:“所应许的福气是有条件的。《约翰福音》15章7节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你关于信心的理论是空的,就象一个没盖没底的面粉桶。至于真正的博爱,她是一个非常贤淑的人物,决不会踏出圣经真理之路。”2SG 40.3

    下午我们去了科利尔弟兄家,提议晚上在他家聚会。我们以为他和B-t长老是一伙的,就问了一些关于那个长老的问题,却没得着什么消息。科利尔弟兄说:“如果主差你们来到这里,你们就会查明他们的真相并且告诉我们。”2SG 41.1

    那天晚上,当我正在祷告并且凭着信心伸手领受主的福气时,B-t和B-s开始呻吟并且大喊“阿们!阿们!”将他们的同情和影响投进我的祷告中。怀弟兄非常难过,便站起来大声说:“我奉主的名抵制这种灵。”此后,当我享受自由畅快发言时,他们又开始呻吟和呼喊“阿们!阿们!”我觉得与他们一点都不合一,因为他们的阿们使我寒心。怀弟兄又感受到他们对他的影响,便站起来,奉主的名斥责邪灵。于是他们便很受束缚,以至于那天晚上没能再发声。会后怀弟兄说:“科利尔弟兄,现在我能告诉你这两个人的情况了;他们是在一种邪恶的影响下行事,可是却将之全部归于主的灵。”科利尔弟兄回答说:“我相信是主差你们来的。我们把他们的影响称为催眠术;因为我们不能与他们的精神联合,我们一般不在这里聚会。他们起来压制我们,表现出这种情绪,却留一种比埃及还黑暗的影响。我在今晚之前从未看到他们受到制止或捆绑。”2SG 41.2

    在那晚的家庭祷告期间,主的灵临到我身上,我便进入异象中。帘幕被拉开,这些人和少数与他们联合之人的情况便清楚地显在我面前。他们在向上帝的小群子民施行欺骗,同时却自称是蒙主拣选的仆人。我蒙指示看到主愿意扯掉他们披在自己身上的虔诚的衣袍,揭露他们黑暗的计划和邪恶的行为;那些行为是有些人几乎没有想到的。然后我们便返回了斯普林菲尔德。途中我从马车上掉下来,伤了肋旁,以致得有人把我抬到屋子里。那天晚上我受了很大的痛苦。福斯姐妹与我一同恳求上帝赐福,并求减轻疼痛。约在午夜所求的福气临到了我身上。那些在房子里的人都因听到我在异象里的声音而被唤醒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上帝就大艰难时期发言。2SG 42.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