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善恶之争

 -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二十九章 罪恶的起源

    罪恶的起源及其存在的理由,在许多人的思想中乃是一个引起许多疑虑的谜 他们看到罪恶的发展,以及其造成祸患与荒凉的惨果,便发出疑问说,在一位具有无穷智慧、能力和慈爱之主的治理之下,这一切怎能存在呢?这是他们所百思莫解的奥秘 他们在惶惑犹疑之中,便看不到圣经里所明白启示并与救恩密切相关的真理 有一些人为要探讨罪恶存在的原因,就致力研究上帝所从未启示的事,因此他们的困难得不到解决 于是那些轻易疑惑并吹毛求疵的人,就抓住这一点作为弃绝圣经的借口 此外,还有一等人因为人的遗传和误解蒙蔽了圣经中有关上帝的品德,祂政权的性质,和祂应付罪恶的原则等教训,所以他们对于罪恶的大难题就得不到圆满的解答 {GC492.1}GC21 368.1

    我们固然不能解释罪恶的起源以便说明罪恶存在的理由 然而我们可以对于罪恶的起源及其最后的处理问题得到相当的了解,以便充分显明上帝在应付罪恶的一切方法上,都是公义而慈悲的 圣经中的教训真是再清楚明白没有了,说明上帝对于罪恶的产生,是绝无责任的;因为上帝的恩典没有任意收回,祂的政权也没有什么缺欠,足以造成什么发生叛变的缘由 罪恶乃是一个侵入宇宙的仇敌 它的出现是毫无理由的 它是神秘而不可思议的;原谅它就等于袒护它 如果能找出一点足以原谅它的理由,或是指出它存在的原因,那么罪就不成其为罪了 我们对于罪恶所下的唯一定义,就是圣经所说:“违背 律法就是罪 “它乃是出于一个与爱的伟大律法相抗衡之原则的发展,而爱乃是上帝政权的基础 {GC492.2}GC21 368.2

    在罪恶侵入之前,全宇宙是和平而喜乐的 万物都是与创造主的旨意完全和谐的 他们以爱上帝为至上,并且彼此相爱,不偏不倚 基督是道,是上帝的独生子,是与永生之父合而为一的,──在性质、品格和意志上都是一致的,──祂是全宇宙中惟一能参与上帝一切谋略和旨意的 借着基督,圣父创造了天上的众生 “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借着祂造的”(西1:16) 天庭全体都效忠基督,正如效忠天父一样 {GC493.1}GC21 369.1

    爱的律法既是上帝政权的基础,一切受造之物的福乐就在于他们完全符合这个伟大的公义原则 上帝所求于祂一切受造之物的,乃是出于爱心的侍奉,乃是因为充分认识祂的品德而崇敬祂 上帝不喜悦出于勉强的效忠,所以祂赐给众生自由的心志,让他们出于自愿地侍奉祂 {GC493.2}GC21 369.2

    可惜有一个天使竟滥用了这个自由 罪恶便从他开始了 他原是上帝所最器重的,地位仅次于基督,在天上居民中是最有权柄最有尊荣的 他名叫“路锡甫”(译者按:赛14:12;的“明亮之星”拉丁和英文译本均作“路锡甫”,意即“明亮之星”) 在他未堕落之前,他在遮掩约柜的基路伯中居首位,是圣洁而没有玷污的 “主耶和华如此说,你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你曾在伊甸上帝的园中,佩带各样宝石 ……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我将你安置在上帝的圣山上,你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 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后来在你中间又察出不义”(结28:12-15) {GC493.3}GC21 369.3

    路锡甫本来可以一直蒙上帝喜悦,并受众天军的敬爱,又可运用他高贵的能力来造福其他天使,并荣耀他的创造主 但先知却说:“你因美丽心中高傲,又因荣光败坏智慧”(结28:17) 路锡甫渐渐放纵了自高的心愿;“居心自比上帝 ““你心里曾说,……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上帝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结28:6;赛14:13-14) 路锡甫不愿尊上GC21 369.4

    帝为至上,为祂所造之物最爱戴最忠顺的对象,反而尽力收揽他们的心来侍奉并敬拜他自己 这个天使的野心竟贪图全能天父所赐给祂圣子的尊荣,并羡慕基督所独有的特权 {GC494.1}GC21 370.1

    天庭全体本来是乐于反照创造主的荣耀并宣扬祂的尊名的 当上帝受到这样崇敬之时,全天庭都是和平而喜乐的 但这时忽然有一个不协之音,破坏了天上的和谐 路锡甫这种侍奉自己抬高自己的心意,是与创造主的计划相反的,使那些以上帝的荣耀为至上的众天使警觉到不祥之兆 天庭的议会向路锡甫作了多次的恳劝 上帝的儿子也向他说明了创造主的伟大、良善、公正、以及祂律法的神圣性与不变性 天庭的秩序原是上帝亲自设定的 路锡甫若偏离这个秩序,就必亵渎他的创造者,毁灭自己 然而这出于无穷慈爱和怜悯的警告,结果只有激起他反抗的精神 路锡甫让妒忌基督的心理得势,并且愈加顽强 {GC494.2}GC21 370.2

    路锡甫对于自己荣耀的骄傲,助长了贪图高位的欲望 他不以自己所得的尊荣为上帝的恩赐 他对于创造主竟没有一点感激的心 他以自己的光耀和高位自豪,妄想与上帝同等 他原来享有众天军的爱戴和尊敬 众天使都乐于奉行他的命令 他也赋有智慧和荣耀,超过一切的天使 但上帝的儿子却是天庭所公认为君王的,在能力和权柄上,祂原是与天父为一的 在上帝的一切谋略中,基督都是有份的 但路锡甫则不得像基督一样参与上帝的一切旨意 因此这位大能的天使便疑问说:“为什么基督是至上的呢?为什么要这样尊重祂过于我路锡甫呢?”{GC495.1}GC21 370.3

    路锡甫离开了他在上帝面前的本位,出去到众天使中间散布不满的精神 他神秘地进行工作 有一个时期还用敬畏上帝的伪装来掩饰自己的真面目 他尽力要扇动众天使对于那管理天上众生的律法生出不满之念,并暗示这律法使他们受到一种不必要的约束 他主张:众天使的本性既是圣洁的,他们就可以顺从自己的意志行事 他设法使众天使对他表同情,说上帝以最高的尊荣赐给基督,乃是亏待了他 他宣称自己之所以图谋更大的权柄和尊荣,不是为要抬高自己,而是要为天庭全体居民争取自由,借此使他们达到更高的生存境地 {GC495.2}GC21 370.4

    上帝本着祂的大怜悯长期容忍了路锡甫 当他初次表现不满的精神时,上帝并没有立即撤除他的高位,就是到他开始在忠心的天使面前陈述他的虚伪主张之后,上帝还是没有这样做 祂却让路锡甫长久留在天庭 路锡甫一再得蒙赦免的机会,其唯一的条件就是要他悔改顺从 上帝所用来使他悔悟自己错误的种种方法,只有上帝无穷的慈爱和智慧才能作到 天庭中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作不满 路锡甫自己当初也看不出他将要发展到什么地步 他不明了自己情绪的真相 及至他不满之念被证明为毫无理由之后,路锡甫才看出自己是做错了,看出上帝的律例是公正的,并且他应当在天庭全体之前承认之 如果他真这样行,他就可以挽救自己和许多天使了 这时他还没有完全放弃效忠上帝的心 虽然他已离开遮掩约柜之基路伯的职位 但如果肯回到上帝面前,承认创造主的智慧,并在上帝的伟大计划中安分守己,他还是可以恢复原职的 然而他的骄傲不容他顺服 他固执地维护自己的行径,坚持自己是无需悔改,并悍然投入善恶的大斗争之中,反抗他的创造主 {GC495.3}GC21 371.1

    从此他那卓越的智力便完全用在欺骗的工作上,为了要博得那些曾经受他指挥之天使的同情 他甚至歪曲了基督警告并劝诫他的话,来遂行自己叛逆的阴谋 对于这些忠诚爱戴他并与他发生最密切关系的天使,撒但声称自己受了不公正的裁判,并声称他的地位没有被重视,他的自由将要受限制了 他起先只是歪曲基督的话,后来索性狡赖强辩,直接撒谎,诡称上帝的儿子蓄意在天上居民之前侮辱他 他也设法在自己与忠心的天使之间无事生端 凡他所不能勾引来支持他的天使,他便诬告他们不关心天庭众生的幸福 他把自己所正在进行的工作抵赖到那些仍然效忠上帝的天使身上 为要证实他所说上帝亏待他的话起见,他歪曲了创造主的言语和作为 他的手段是用狡猾的论据,使众天使对上帝的旨意发生怀疑 他给每一件简单的事物加上一层神秘的色彩,并用巧妙的曲解,对于耶和华最明显的指示提出疑问 他那崇高的地位既与上帝的政权有那么密切的关系,他的诡辩就格外有力,结果有许多天使受迷惑与他联合,同谋反叛上天的威权 {GC496.1}GC21 371.2

    上帝凭着自己的智慧容忍撒但进行他的工作,直到不满的精神酿 成积极的叛乱 撒但的计谋必须充分发展,使宇宙众生都可以明了他这些计谋的性质与趋势 路锡甫原是受膏的基路伯 素来大受尊荣 天上的众生极其爱戴他,所以他在他们身上的影响力也是强大的 上帝的政权不但包括天庭的众生,也包括祂所创造的诸世界 路锡甫曾推想,只要他能勾引众天使共谋叛乱,则不难得到诸世界的响应 他已经把自己对问题的看法巧妙地表白出来,同时利用诡辩和欺诈来达到他的目的 他欺骗的能力非常厉害 他既披上虚伪的外衣,就取得了优势;甚至忠诚的众天使也不能充分辨识他的真面目,也看不出他的工作将要发展到什么地步 {GC497.1}GC21 371.3

    撒但过去一向大受尊敬,他的一切行动又是那么神秘,甚至很不容易向众天使揭露他工作的真相 除非罪恶全然成熟,其恶毒的性质是不会显明的 在此以前,罪恶在上帝的宇宙中是没有立足之地的,所以宇宙中圣洁的众生不明白罪恶的性质与恶毒 他们看不出废弃上帝律法之后的可怕结果 起初,撒但还借口效忠上帝来掩护自己的工作 他宣称自己是要促进上帝的尊荣,确保祂政权的安定,并谋求天庭全体的幸福 他一面向他属下的天使灌输不满之念,一面却又奸猾地显明自己正在设法消除不满 在他主张更改上帝政权的律法和秩序之时,他借口说,这些变更乃是保持天庭和谐所必需的 {GC497.2}GC21 372.1

    上帝在应付罪恶时只能采取合乎真理和公义的方法 而撒但则能用上帝所不能用的谄媚和欺骗的手段 他曾设法窜改上帝的话,并在众天使面前曲解上帝政权的方针,宣称上帝为天上的居民订立律法和规条是不合理的;并声称上帝要祂所创造的万有顺从祂,不过是要高抬自己 因此,上帝必须在天庭全体和诸世界之前证明祂的政权是公正的,祂的律法是完全的 撒但曾声称他是在设法促进全宇宙的幸福,所以这个篡夺者的真面目和他实在的企图必须为大众所明了 他必须有充分的时间借着他邪恶的行为暴露自己的真相 {GC498.1}GC21 372.2

    撒但的变节破坏了天庭的安宁,但他竟把责任推到上帝的政权与律法上 他说一切的祸患都是上帝施政的结果,并声称自己的目的乃是要改进耶和华的法令 因此,上帝必须让他显明他的主张究竟是什么性质,并让他显明他在上帝的律法上所建议的更改将有什么结果 他自己的作为必要定他自己的罪 撒但从起初就宣称自己并没有反叛 因此上帝必须在全宇宙之前撕下这个大骗子的假面具 {GC498.2}GC21 372.3

    无穷智慧之主就是在决定不能再容忍撒但留在天庭之后,仍没有立即毁灭他 因为只有出于爱心的侍奉才能蒙上帝悦纳 祂所创造的万有对于祂的效忠,必须以认识祂的公义与慈爱为基础 天庭全体和诸世界既然还不能充分领会罪恶的性质与结果,这时若毁灭撒但,他们就不能看出上帝的公义与慈悲 如果上帝当即除灭撒但,他们就必存畏惧的心而不存敬爱的心来侍奉上帝了 同时那大骗子的影响不能完全消灭,叛逆的精神也不会根除净尽 所以为全宇宙永久的利益起见,上帝必须让罪恶成熟,撒但必须更充分地发展他的主张,使一切受造之物都能见到撒但控告上帝政权的真相,并使全宇宙对于上帝的公义与慈悲,以及祂律法的永久不变性,不再产生任何疑问 {GC498.3}GC21 373.1

    撒但的叛逆,要在以后的各世代中,作全宇宙的一个教训,永远说明罪恶的性质及其可怕的后果 撒但统治的发展,以及它对于人类和天使的影响,必要显明废除上帝的权威将有怎样的结果 事实必要证明:上帝的政权和祂律法的存在与祂所创造万有的幸福是息息相关的 如此,这一次的叛逆的尝试将要作为一切圣洁生灵的永远鉴戒,不让他们对于罪恶的性质还存有任何幻想,并保守他们不致犯罪,不致受罪的刑罚 {GC499.1}GC21 373.2

    直到这一场斗争在天上告一段落之后,这个大篡夺者还是强辩自己有理 及至上帝公布撒但和一切同情他的天使将要被逐出天庭之后,这个叛逆的魁首就大胆表示蔑视创造主的律法 他再度声明,天使无需受管束,却应当有自由随从自己的心意,而这心意必能永远引导他们行义 他抨击上帝的律法为一个抑制他们自由的轭,并宣布他的宗旨乃是要废除律法,以便众天使可以达到更崇高,更光明的生存境地 {GC499.2}GC21 373.3

    撒但和他的全军异口同声地把自己叛逆的罪完全归咎基督,并声称祂若没有责备他们,他们是决不会叛变的 他们就是这样的存心不忠、顽梗不化、大胆无礼、妄图推翻上帝的政权,同时还说自己是专制暴力之下无辜的牺牲者;如此,这个大叛徒和他的同党终于被逐出天庭了 {GC499.3}GC21 373.4

    这在天庭发动叛乱的同一个精神,现今还在地上鼓动叛乱 撒但从前在天使身上施用什么手段,今日他在世人身上也施用什么手段 撒但的精神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作主 他们像他一样,设法废除上帝律法的约束,并应许人可以借着干犯律法而获得自由 斥责罪恶的人现今还是会惹起憎恨和反抗之精神的 当上帝的警告感动人心之时,撒但却叫人自以为义,并设法使别人同情他们的罪行 他们不但不改正自己的错误,反而挑唆众人去反对那斥责罪恶的人,令众人看他们为造成困难的唯一祸根 从义人亚伯的日子起,直到我们现今的时代为止,世人向一切胆敢指责罪恶之人所表现的都是这一种精神 {GC500.1}GC21 374.1

    撒但引诱始祖犯罪,也是用诬蔑上帝品性的方法,像他过去在天上所作的一样 他使亚当看上帝为严酷专制的暴君 撒但既然使人类堕落了,便宣称这都是上帝不合理的约束所造成的,正如先前造成他的叛变一样 {GC500.2}GC21 374.2

    那永远长存的主却亲口宣布自己的品德说:“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上帝,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 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过犯、和罪恶,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出34:6-7) {GC500.3}GC21 374.3

    在驱逐撒但离开天庭的事上,上帝声明了自己的公义,并维护了祂宝座的声誉 但及至人类屈服于这叛逆之灵的欺骗而犯了罪之后,上帝竟牺牲了自己的独生子来为堕落的人舍命,作为祂慈爱的证据 上帝的品德在基督为人赎罪的事上显明出来了 十字架的有力论据向全宇宙说明:路锡甫所自取犯罪的途径是决不能归罪于上帝的政权的 {GC500.4}GC21 374.4

    当救主在地上服务时,基督与撒但之间的斗争揭露了这个大骗子的真面目 他对世界的救赎主所进行残酷无情的打击,使众天使和效忠上帝的全宇宙对于撒但再没有丝毫的感情了 此外再没有什么事足以那么有效地做到这一点 且看他胆敢叫基督敬拜他;僭妄地把祂带到高山和殿顶上,存心毒辣地催逼祂从高处跳下;夜以继日凶狠地到处追逐祂;后来又煽动祭司和民众拒绝祂的爱,最后喊叫说:“钉祂 十字架!钉祂十字架!”──凡此一切,使全宇宙都震惊愤慨不已 {GC501.1}GC21 374.5

    那鼓动世人拒绝基督的乃是撒但 邪恶之君用尽他一切的力量和狡计要毁灭耶稣;因为他看出救主的慈悲与仁爱,祂的同情与怜悯,都在向世人表显上帝的品德 撒但对于上帝的儿子所提出的每一项主张和权分都进行抗争,并利用人作他的爪牙使基督的生活充满痛苦和忧伤 他所用来阻碍耶稣工作的诡诈与虚伪,和他借悖逆之子所表显的仇恨,以及他为诬告这一位度着空前良善之生活的主所用的手段,都是出于他那根深蒂固的报仇雪恨之心 那郁积在他胸中的嫉妒、怨毒、仇恨、报复之念,像烈火一般,在髑髅地山上,都迸发在上帝儿子的头上了 同时全天庭惊愕万状,哑口无言,凝视这一幕惨景 {GC501.2}GC21 375.1

    及至那最伟大的牺牲成功之后,基督便升上天庭 祂拒绝众天使的敬拜,直等到祂向父请求说,“父啊,我在哪里,愿你所赐给我的人也同我在哪里”(约17:24) 然后天父从祂的宝座那里以无法形容的大爱和能力发出回答说:“上帝的使者都要拜祂”(来1:6) 那时耶稣身上毫无玷污瑕疵 祂的屈辱结束了,祂的牺牲完成了,有一个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赐给祂 {GC501.3}GC21 375.2

    撒但的罪恶这时便显明是毫无理由的了 他已暴露出自己的真相,显明自己是说谎的和杀人的 从他统治世人的手段上可以看出:如果让他管理天上的居民,他将要表现怎样的精神 他曾声称:谁违犯上帝的律法,谁就可得到自由而超升,但现在所看到的结果,却是奴役和堕落 {GC502.1}GC21 375.3

    撒但对于上帝品德和政权的诬告,这时才显出它的实质 他曾指摘说,上帝要受造之物顺从祂,目的不过是要高抬自己;他又宣称,创造主要求万有舍己为人,而祂自己却没有舍己为人 但现在可以看出:为要拯救这堕落有罪的人类,宇宙的主宰已经作了爱心所能作的最大牺牲;因为“上帝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林后5:19) 此外,还可以看出:路锡甫因贪图尊荣和高位而打开了罪恶的门,但基督为要除灭罪恶起见,竟谦卑虚己,顺命至死 {GC502.2}GC21 375.4

    上帝已经显明祂对于叛逆的痛恨 从撒但所受的制裁和人类所蒙的救赎这两件事上,天庭全体已经看出上帝的公义 路锡甫曾说,如果上帝的律法不能更改,犯罪的刑罚也不能取消,那么,一切犯罪的人就必永远不能蒙创造主的喜悦 他又声称,犯罪的人类已无救赎之望,所以他们已经成为他的合法俘虏 如今基督的死乃是为人类所作的辩证,是不能被推翻的 律法的刑罚已经归在那与上帝同等的基督身上,人类便得到自由可以承受基督的义,并借着悔改和自卑的生活胜过撒但的权势,正如上帝的儿子得胜一样 这样看来,上帝是公义的,同时祂也可以称一切信耶稣的人为义 {GC502.3}GC21 376.1

    基督降世受苦受死,不单是为要成全人类的救赎,而也是要“使律法为大为尊 “不单是要叫地上的居民心中对于律法存应有的尊重,而也是向全宇宙的诸世界显明上帝的律法是不能改变的 如果律法的要求可以作废,上帝的儿子就不必来舍身为违犯律法的人赎罪了 基督的死证实律法是不能更改的 圣父与圣子由于无穷之爱的激励为救赎罪人所付的牺牲,向全宇宙证明──况且除了这救赎的计划之外,别无其他证明──公义与慈悲乃是上帝政权和律法的基础 {GC503.1}GC21 376.2

    在将来最后执行审判时,必要显明罪恶的存在是毫无理由的 当审判全地的主质问撒但说:“你为什么反叛我,并掳去我国度的子民呢?”那时罪恶的魁首必无可推诿 只见万口无声,全体叛逆的群众无言可答 {GC503.2}GC21 376.3

    髑髅地的十字架不但宣明了律法是不能更改的,同时也向全宇宙公布罪的工价乃是死 在救主临终喊叫“成了”的时候,撒但的丧钟就此敲响了 进行已久的大斗争胜负已决,罪恶的最后根除已成了定案 上帝的圣子经过了坟墓之门,“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来2:14) 路锡甫企图高抬自己,并说:“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上帝众星以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 “但上帝却对他说:我要使你“变为地上的炉灰 ……不再存留于世,直到永远”(赛14:13-14;结28:18-19) “万军之耶和华说,那日临近,势如烧着的火炉;凡狂傲的,和行恶的,必如碎秸;在那日必被烧尽,根本枝条一无存留”(玛4:1) {GC503.3}GC21 376.4

    那时全宇宙就要看出罪恶的性质与结果了 如果上帝在起初就消灭罪恶的话,总不免使天使发生恐惧,以致破坏上帝的威信,这时却能在一切欢喜遵行祂旨意而心中持守祂律法的宇宙众生面前,证明祂的大爱,并维护祂的威信 罪恶从此永不再出现,正如圣经所说:“灾难不再兴起”(鸿1:9) 上帝的律法曾被撒但控为奴役人的重轭,到那时却要被尊为“使人自由的律法”了 一个经过了试炼和考验的宇宙将要永远不再改变效忠创造主的心,因为祂的品德已经在他们面前充分显明为无穷的慈爱和无尽的智慧 {GC504.1}GC21 377.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