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先祖与先知

 -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十九章 回到迦南

    雅各过了约但河,“平平安安的到了迦南地的示剑城。”创世纪33:18-20这样,先祖在伯特利求上帝带领他平平安安回到本地的祷告便蒙了应允。他暂时住在示剑谷。这里就是一百多年前,亚伯拉罕在应许之地支搭第一个帐棚和建筑头一座祭坛之处。雅各在这里“用一百块银子向示剑的父亲哈抹的子孙,买了支帐棚的那块地。在那里筑了一座坛,起名叫伊利伊罗伊以色列,”“就是上帝以色列上帝的意思。”雅各象亚伯拉罕一样,在他的帐棚旁边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叫家里的人参加早晚的献祭。他也在这里挖了一口井,一千七百年之后,雅各的后裔,也就是他的救主,有一天正午来到这井旁坐下休息,当时他告诉惊讶的听众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翰福音4:14PP 204.1

    雅各和他众子在示剑地的居留,终于在暴乱和流血中结束了。雅各家的独生女儿遭遇了羞辱和不幸,她的两个弟兄因而受连累犯了杀人的罪;为要报复一个卤莽青年的不法行为,竟使全城遭到破坏和杀戮。这乃是因雅各女儿的行动所造成的可怕结果,她“出去要见那地的女子们,”(创世纪34:)因此就擅自与不信主的人结交。哪想在不敬畏上帝的人中间追求享乐的人,就把自己置于撒但的阵地,而招致他的试探。PP 204.2

    西缅和利未背信残暴的行为固然不是无缘无故的;然而就他们对待示剑人而论,却犯了严重的罪。他们曾小心地将他们的企图瞒住雅各, 他听见他们报仇的信息,心中不胜惶恐。他对他儿子们的欺骗和残暴,甚是痛心,他只能说:“你们连累我,使我在这地的居民中,……有了臭名;我的人丁既然稀少,他们必聚集来击杀我;我和全家的人,都必灭绝。”将近五十年之后,雅各躺卧在埃及的病床上提到这事时所说的话,就显明了他对这两个儿子残忍流血之行为所有的悲伤和憎恶:“西缅和利未是弟兄,他们的刀剑是残忍的器具。我的灵啊,不要与他们同谋,我的心哪,不要与他们联络,……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他们的忿恨残忍可诅。”创世纪49:5-7PP 204.3

    雅各觉得应当深深自卑,因为在他众子的品格上已经显明有残忍和欺骗的罪。在他帐棚的范围之内还有假神存在;拜偶像的风气,就是在他家中也有了立足之地。如果耶和华照着他们所应得的对待他们,他岂不要让他们受四围列国的报复吗?PP 205.1

    当雅各的烦恼正在难以支持时,耶和华指示他向南行,往伯特利去。先祖一想到这个地方,不但忆起了他从前看见天使的异象和上帝慈悲的应许,也想起了他在那里所许的以耶和华为他上帝的愿。于是他决定在到那神圣的地点之前,叫他的全家除掉拜偶像的污秽。所以他吩咐家里一切的人说:“你们要除掉你们中间的外邦神,也要自洁,更换衣裳。我们要起来,上伯特利去;在那里我要筑一座坛给上帝,就是在我遭难的日子,应允我的祷告,在我行的路上,保佑我的那位。”见创世纪35PP 205.2

    雅各生动地述说他离开父家,只身逃亡在外,初次到伯特利的经历。他又提到耶和华怎样在夜间的异象中向他显现。当他回顾上帝对待他的奇妙恩典时,自己的心就软化了,而他儿女们的心也被折服人心的能力所感动了;他用这最有效的方法来准备好他家人的心,使他们可以到伯特利去朝拜上帝。“他们就把外邦人的神像, 和他们耳朵上的环子,交给雅各;雅各都藏在示剑那里的橡树底下。”PP 205.3

    上帝使那地的居民都甚惊惧,所以他们没有试图为示剑被杀的人报仇。于是雅各一家的人平安无事地到了伯特利。上帝在这里再向雅各显现,向他重申立约的应许。雅各便在上帝与他说话的地方立了一根石柱。PP 206.1

    在伯特利,那陪着主母利百加从米所波大米到迦南地的奶母底波拉死了,雅各为这一位在他父家多年受爱戴的老人非常悲伤。这个老年的妇人常使雅各想起幼年的生活,特别是那极其宠爱他的母亲。底波拉埋葬时,大家为表示极大的悲哀,甚至她坟墓以上的橡树也被称为“亚伦巴古”,意思就是“哀哭的橡树。”底波拉一生的忠心服务,和雅各全家对这个老年朋友的去世所表示的悲痛,都有记在《圣经》中的价值,这是我们所应该注意的。PP 206.2

    从伯特利到希伯仑,虽只有两天的路程,但因拉结之死,使雅各极其悲伤。他曾为了拉结的缘故服事拉班两个七年,并因深爱拉结而不以辛劳为苦。在多年之后,当雅各在埃及临死,约瑟来看他的时候,这位年迈的先祖回顾他自己一生的经历,足以显明他爱拉结的心是多么的恒切;他说,“至于我,我从巴旦来的时候,拉结死在眼前,在迦南地的路上,离以法他还有一段路程,我就把她葬在以法他的路上。”创世纪48:7 在他一生久经坎坷的岁月中,他只想起了拉结的死。PP 206.3

    拉结临死之前生了第二个儿子。她就要断气的时候,给儿子起名叫便俄尼,意思就是“我的忧患之子。”但他父亲却给他起名叫便雅悯,意思就是“我的右手之子,”或“我的力量。”拉结埋葬在她去世的地方,雅各就在她的坟上立了一统碑,给她作个永久的纪念。PP 206.4

    在往以法他去的路上,另外发生了一件暖昧的罪行,玷辱了雅各的门庭,并使流便丧失了他长子的权利和荣誉。PP 206.5

    最后雅各到了他行程的终点,“来到他父亲以撒那里,到了基列亚巴的幔利,乃是亚伯拉罕和以撒寄居的地方;基列亚巴就是希伯仑。”雅各在父亲的晚年一直住在这里。对年老体衰而失明的以撒,这个久别的儿子所有亲切的照顾,乃是他多年孤单无侣时期中的安慰。PP 207.1

    雅各与以扫在他们父亲临终的床前又见面了。这个哥哥原想趁父丧的机会报仇雪恨的;但自从那时以来,他的思想已经大大改变了。而雅各深以长子权的属灵福分为满足;况且以扫所追求,所重视的只是财产承继权,所以雅各就把父亲的财产让给他哥哥承受。他们不再因嫉妒或怨恨而疏远,然而他们却分开了,以扫迁移到西珥山去。那厚赐福惠的上帝曾在雅各所追求的属灵福分之外,又赐给他世上的财富。“因为二人的财物群畜甚多,寄居的地方容不下他们,所以不能同居。”创世纪36:7 这一次的分离是符合上帝对雅各所预定的旨意的。因为弟兄二人对于信仰既然有很大的分别,所以还是以分居为妙。PP 207.2

    以扫和雅各同样受了有关认识上帝的教训,二人都可以自由地遵守上帝的诫命,并领受他的恩惠;可惜并非二人都作如此的选择。弟兄二人既然分道扬镳,便越来越疏远了。PP 207.3

    这并不是由于上帝一方面的独断,使以扫得不到救恩的福分。上帝借着基督所给的恩赐乃是白白赐给万人的。罪人若不是自取灭亡,上帝是决不会命定他灭亡的。上帝在《圣经》中已经提出各人蒙拣选得永生的条件,就是借着相信耶稣基督,顺从他的诫命。上帝已经定出一个合乎他律法的品格的标准,无论何人,只要达到他的条件,就可以进入他荣耀的国。基督亲口说:“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约翰福音3:36马太福音7:21 他又在启示录中说:“那些遵守他诫命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见雅各望英文《圣经》启示录22:14)关于人最后的得救,《圣经》中所提出的只有这一种蒙拣选的标准。PP 207.4

    凡恐惧战兢,作成自己得救功夫的人,必蒙拣选。凡穿上全副军装,为真道打美好的仗的人,必蒙拣选。凡儆醒祷告,查考《圣经》,远避试探的人,必蒙拣选。凡恒久相信,并顺从上帝口里所出一切话的人,必蒙拣选。救赎的恩典是白白赐给万人的,而救赎的结果,惟有那些合乎他条件的人才能享受。PP 208.1

    以扫轻看了圣约的福分。他认为属世的利益比属灵的福分更有价值,他所希冀的也已经得到了。他与上帝的百姓隔离,是出于有心的选择。但雅各却拣选了信心的基业。他曾想用奸诈和欺骗的手段得这福分。但上帝为要改正他的错误,却让他自食其果。雅各虽然经过了晚年一切的痛苦,但他的宗旨丝毫没有动摇,也始终没有放弃他的初衷。他得了教训,知道以人的技巧和奸诈的手段去求得福气,乃是与上帝为敌的。从雅博河边那一夜的挣扎中,雅各已经成了一个新人。自恃的心已经根除,从此以后,再也不玩弄早年奸诈的手段。他的一生再无奸诈欺骗的行为,却以淳朴真诚著称了。他已经学会了绝对依靠那全能者的膀臂;而且在试炼和苦难之中,他也谦卑地顺服了上帝的旨意。他品格上的杂质已经在炉火中烧尽,真金已经炼净,直到亚伯拉罕和以撒的信心清清楚楚地显明在他身上。PP 208.2

    雅各的罪,以及随之而来的一连串事件,曾发出邪恶的影响,这种影响在他众子的品格和生活上,显明了恶毒的果子。在他的众子长大成人之后,他们曾犯了严重的过失。多妻制度的结果在他家庭中显出来了。这可怕的邪恶容易使爱心的泉源干涸,而它的影响能疏远最神圣的关系。几个母亲之间的嫉妒曾破坏了家庭的和睦, 而儿女长大时自然就好勇斗狠,不耐约束,以至父亲的生活烦扰悲愁,郁郁寡欢了。PP 208.3

    虽然如此,但雅各的众子中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儿子,拉结的长子约瑟容貌秀雅俊美,似乎是反射他内在的心灵之美。这个青年秉性纯洁,活泼愉快,而且在道德方面也是老成持重。他爱听父亲的教训,又喜爱顺从上帝。那后来能使他在埃及显身扬名的品德──温柔,忠义,信实,──早已在日常的生活上显明出来了。他因母亲去世,所以就更加亲密地依恋着父亲,而雅各的心灵与这晚年生的孩子也是联在一起的。他“爱约瑟过于爱他的众子。”见创世纪37:PP 209.1

    但这种溺爱也引起了不少的烦恼和忧愁。雅各对约瑟显着偏爱乃是不智之举,因此惹起了其他众子的嫉妒心。当约瑟看见他弟兄们的邪恶行为时,心中很是不安;他试图温和地劝告他们,但反而引起了他们更大的怨恨和愤怒。他不忍见他们得罪上帝,就把这事告诉了父亲,希望借父亲的权威能使他们改正过来。PP 209.2

    雅各很小心地避免用粗暴和严厉的话惹起儿子们的怒气。他谆谆地表示他对儿女们的担心,并切劝他们尊重年老的父亲,不要使他的名受辱,尤其是不可这样不顾上帝的律法而羞辱上帝。这些青年因他们的恶行被发觉而自知羞愧,表面上似乎是悔过了,但他们只是掩饰自己真正的心情,实际上反因为被揭露而心中更狠毒了。PP 209.3

    父亲为约瑟作了一件华贵的彩衣,真是有失检点了,这样的衣服平常是贵族所穿的,约瑟的弟兄们认为这又是父亲偏爱的一个证据,就怀疑父亲有意越过年长的众子,而将长子的名分给予拉结的这个儿子。有一天,约瑟把他所作的梦告诉他们,他们的仇恨就更加深了。约瑟说:“请听我所作的梦;我们在田里捆禾稼,我的捆起来站着,你们的捆来围着我的捆下拜。”PP 209.4

    他的弟兄们又怨恨,又愤怒地回答说:“难道你真要作我们的王吗?难道你真要管辖我们吗?”PP 210.1

    不久约瑟又作了一个梦,意思也是相同,他告诉他们,说:“看哪,我又作了一梦,梦见太阳,月亮,与十一个星,向我下拜。”这梦与第一个梦同样是不难解释的。当时父亲也在场,就责备他说:“你作的这是什么梦?难道我和你母亲,你弟兄,果然要来俯伏在地,向你下拜吗?”雅各的话表面上虽然严厉,他却相信耶和华已把将来的事向约瑟显明了。PP 210.2

    当这个后生站在他弟兄们面前时,他俊美的面容上焕发着圣灵的光辉,他们不禁深表惊羡;但他们并没有放弃恶行,却恨恶他那令他们罪恶相形见黜的纯洁。那激起该隐的同样意气,这时也在他们心中鼓动起来了。PP 210.3

    弟兄们为了替羊群找寻牧场,不得不到处奔波,时常要离家数月之久。在以上的事发生之后,他们到父亲在示剑所买的那块地去。过了一些时候,他们还没有带信到家,父亲便为他们的安全忧虑起来了;只因他们以往对示剑人曾有过残忍的行为,所以就打发约瑟去寻找他们,看看他们平安不平安,然后回来报信。如果雅各知道众子们对约瑟所怀的真情,他就不会派约瑟独自到他们那里去了;可是这种心情他们一直是瞒着他的。PP 210.4

    约瑟高高兴兴地离开父亲,父子二人都没有梦想到他们再相见之前所要发生的事。约瑟跋涉了寂寞孤独的长途来到示剑,却找不到哥哥们和羊群。他向人打听他们,有人指引他到多坍去。这时他已经旅行了一百五十多里路,如今还要再走四五十里,只因他想减轻父亲的忧虑,就忘记了自己的疲劳,赶紧前去与哥哥们见面。虽然他们待他不好,可是他还是很爱他们的。PP 210.5

    他的哥哥们看见他来了;一点没有想到他如何跋涉长途来见他们,没有想到他的疲乏和饥饿,也没有想到他应该受弟兄们的友爱和款待,这一切都没有使他们狠毒的心柔和一点。 他们一看见那一件彩衣,就是父亲偏爱的象征,便不禁怒气填膺。他们讥诮地说:“那作梦的来了。”他们久已隐在心头的妒忌和仇恨,这时控制了他们。他们说:“来吧,我们将他杀了,丢在一个坑里,就说有恶兽把他吃了,我们且看他的梦将来怎么样。”PP 210.6

    若不是流便拦阻,他们就要实行他们的计谋了。流便不敢参加杀害兄弟的事,只是建议把他活活地丢在坑里,任他死去;事实上他的意思是要救他,把他送还父亲。流便既劝服大家接受他的计划,惟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让他们看出他的用意来,就离开他们去了。PP 211.1

    约瑟走近了,他一点也没有虑及有危险存在,并为着寻找很久如今方达到目的而表示欣喜;但他并没有受到所希冀的欢迎,他看见他们发怒和报复的脸色大吃一惊;他们抓住他,剥了他的外衣。他们的辱骂和威吓,显明了恶毒的意图。约瑟的恳求一点也没有打动他们的心,他完全在这一班疯狂之人的控制之下了。他们粗暴地把他拖到一个深坑旁边,把他丢在坑中,使他无法逃脱,任他饿死,而他们却“坐下吃饭。”PP 211.2

    但弟兄中有几个人心里不安,他们觉得这样的报复,并没有满足他们的期望。不久,他们看见一群商人来了。这是以实玛利人的商队,从约但河外带着香料和其他商品往埃及去。这时犹大建议与其任他死,不如把他们的兄弟卖给异邦的商人。这样既可以除掉他们的眼中钉,又不必流他的血。他竭力主张,说:“因为他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的骨肉。”大家都同意他的建议,于是赶紧把约瑟从坑里拉上来。PP 211.3

    约瑟一看到那些商人,立时就看出弟兄们的用意。在那个时代,作一个奴仆比死还要可怕。他在恐怖惨痛之余,向弟兄们一一地恳求,但结果都是徒然。有几个人虽然动了恻隐之心,但因怕别人的讥诮,故而静默无言;大家都觉得这时已经到了骑虎难下之势。如果饶了约瑟,他无疑地必要告诉父亲, 而父亲必不放过这么残忍对待他爱子的事。所以他们硬着心肠不听他的恳求,就把他交在异邦的商人手里。商队往前进行,不久就看不见了。PP 211.4

    流便回到坑边,见约瑟不在。他心中又恐慌,又自责,就撕裂衣服,回到弟兄们那里说:“童子没有了,我往哪里去才好呢?”流便知道约瑟的下落后,此时已无法挽回,故只好同意与其他弟兄一同隐瞒着他们的罪行。他们宰了一只公山羊,把约瑟的衣服染上血,送给父亲,说是他们在野地里捡到的,怕是他们兄弟的衣服。他们对父亲说:“请认一认,是你儿子的外衣不是?”他们原可料到父亲的悲伤,可是没有想到父亲会那么的惨痛伤心,悲不自胜。雅各说:“这是我儿子的外衣,有恶兽把他吃了,约瑟被撕碎了!撕碎了!”他的儿女们都起来安慰他,他却不肯受安慰。他“撕裂衣服,腰间围上麻布,为他儿子悲哀了多日。”时间似乎并未使他的悲伤得到慰藉,他绝望的呼声是:“我必悲哀着下阴间到我儿子那里。”这些青年人因他们所作的事非常吃惊,但又怕父亲的责备,就一直把自己的罪放在心里,因为就是在他们自己看来,这罪也是非常严重的。PP 212.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