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先知与君王

 -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二十章乃缦

    本章根据 列王记下5:

    “亚兰王的元帅乃缦,在他主人面前为尊为大,因耶和华曾藉他使亚兰人得胜;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长了大麻疯。”PK 244.1

    亚兰王便哈达在一次战争中击败了以色列的军队,结果亚哈在该一战役中阵亡了。此后,亚兰人经常侵犯以色列国的边境;而在某次侵袭中,他们掳去了一个小女子,她就在被掳之地“服事乃缦的妻。”这个小女子远离家乡,虽沦为奴仆,却成了上帝的一个见证人,无意之中竟实现了上帝拣选以色列作祂子民的旨意。当她在这信奉异教的家庭中服务时,她对于她主人的病患深表同情;她想起了以利沙所行医病的奇妙神迹, 因此就对她主母说:“巴不得我主人去见撒玛利亚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麻疯。”她知道有上天的能力与以利沙同在,她也相信乃缦必能藉这能力得到痊愈。PK 244.2

    这个被掳女子的行为,她那在异教家庭中的处己之道,乃是得力于早年家庭训练的明证。再没有什么委托,较比那交给父母照顾并教养儿女的责任更为崇高的了。父母对于儿女的习惯和品格的基础颇有关系。他们儿女的将来,大半取决于他们自己的榜样和教训。PK 245.1

    凡在生活上真正地反映上帝,使上帝的应许和命令在儿女心中引起感恩和敬畏的父母;凡以温慈、公正、和忍耐向儿女表现上帝的慈爱、公义、与忍耐;而且教导儿女敬爱、信靠、并顺从他们,藉此教导他敬爱、信靠、并顺从天父的父母,乃是幸福的。父母将这样的恩物传给儿女,就是将那较比累代财富更为可贵的宝藏赠予他们,──这财宝是与永恒同垂不朽的。PK 245.2

    我们真不知道自己的儿女将来会蒙召从事何种职业。他们可能在家庭范围内终老其身;他们也可能从事生计中普通的职业,或赴异教之地去作福音的教师;但他们都同样地蒙召为上帝作布道士,向世人作恩惠的执事。他们都应领受一种足以帮助他们站在基督旁边作无私服务的教育。PK 245.3

    当那个希伯来女子的父母将有关上帝的事教导她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她将来的命运如何。但他们忠于所受的委托;后来他们的孩子在亚兰军队的元帅家中,为她所学习尊敬的上帝作了见证。PK 246.1

    乃缦听到了这个女子向她主母所说的话;他便取得了王的准许,带着“银子十他连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去求医治。他也带着亚兰王给以色列王的信,信上写着说:“我打发臣仆乃缦去见你;你……要治好他的大麻疯。”以色列王看了信,“就撕裂衣服,说:我岂是上帝,能使人死,使人活呢?这人竟打发人来,叫我治好他的大麻疯。你们看一看,这人何以寻隙攻击我呢?”PK 246.2

    这个消息传到以利沙的耳中,他就打发人去见王说:“你为什么撕了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这里来,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PK 246.3

    “于是乃缦带着车马、到了以利沙的家,站在门前。”先知打发一个使者去吩咐他说:“你去在约但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复原,而得洁净。”PK 246.4

    乃缦本来希望看到自天而来之能力的奇妙显示。他说:“我想他必定出来见我,站着求告耶和华他上帝的名, 在患处以上摇手,治好这大麻疯。”当他听说要在约但河中沐浴的时候,他的自尊心受了伤害,因此他感到烦恼而失望地说:“大马色的河,亚罢拿和法珥法,岂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么?我在那里沐浴不得洁净么?”于是他就“气忿忿的转身去了。”PK 246.5

    乃缦因心骄气傲而不肯遵照以利沙所指示的办法去行。这个亚兰元帅所提到的几条河流,因周围的丛林而倍觉美丽,许多人群集在这些景色宜人的河岸那里敬拜他们的偶像假神。如果要乃缦下到这些河流的任何一条之中去沐浴,他的心中就不会感到有多大屈辱。但是惟有遵循先知的特别指示,他才能得到痊愈。惟在甘心顺从,才能得到所期望的效果。PK 249.1

    乃缦的仆人恳劝他遵行以利沙的指示。他们强调说:“先知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岂不作么?何况说你去沐浴,而得洁净呢?”这时乃缦的信心正受着考验,同时骄傲却竭力要争取上风。但信心终于得胜,这个傲慢的亚兰人就放弃了他心中的骄念,顺服了耶和华明显的旨意。他“照着神人的话,在约但河里沐浴七回。”结果他的信心得到了褒赏;“他的肉复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洁净了。”PK 249.2

    “乃缦带着一切跟随他的人,回到神人那里,”怀着感恩的心情承认说: “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没有上帝。”PK 249.3

    乃缦按照当时的风俗,这时请求以利沙收下一批贵重的礼物。但先知不肯接受。他并不是要以上帝本乎怜悯而赐予的福惠来换取报酬。他说:“我指着所侍奉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不受。”这个亚兰人“再三的求他,他却不受。”PK 250.1

    “乃缦说:你若不肯受,请将两骡子驮的土赐给仆人;从今以后,仆人必不再将燔祭或平安祭献与别神,只献给耶和华。惟有一件事,愿耶和华饶恕你仆人:我主人进临门庙叩拜的时候,我用手搀他在临门庙,我也屈身;我在临门庙屈身的这事,愿耶和华饶恕我。PK 250.2

    “以利沙对他说: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乃缦就离开他去了,走了不远。”PK 250.3

    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在这些年间,曾有机会培养那表现他主人毕生工作特征的克己精神。他原有特权在主的军队中作一个高贵的旗手。上天的一切至佳恩赐久已是他力所能及的;可惜他竟转而不顾这些,反倒贪求属世财富中的劣品。如今他那贪婪的宿望便导使他屈服于压倒一切的试探之下了。他自思自量着:“我主人不愿从这亚兰人乃缦手里受他带来的礼物;……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 ”于是基哈西便这样暗暗地去“追赶乃缦。”PK 250.4

    “乃缦看见有人追赶,就急忙下车迎着他,说:都平安么?说:都平安。”然后基哈西故意撒谎说:“刚才有两个少年人,是先知门徒,从以法莲山地来见我;请你赐他们一他连得银子,两套衣裳。”乃缦欣然答应了这个要求,并且不止给一他连得,而是勉强基哈西收下二他连得银子和“两套衣裳,”并打发仆人抬着送去。PK 251.1

    当基哈西走近以利沙的家时,他就打发仆人回去,随即将银子和衣裳藏起来。藏妥以后,“基哈西进去,站在他主人面前;”并且为使自己免受谴责起见,他又撒了第二次谎。基哈西回答先知所说“你从哪里来”的问题,说:“仆人没有往哪里去。”PK 251.2

    于是以利沙发出严厉的责备,表明他知道这一切。他问道:“那人下车转回迎你的时候,我的心岂没有去呢?这岂是受银子、衣裳,买橄榄园、葡萄园、牛羊、仆婢的时候呢?因此乃缦的大麻疯必沾染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报应迅即临到这个犯罪的人。他“从以利沙面前退出去,就长了大麻疯,象雪那样白。”PK 251.3

    这个曾蒙赋予崇高而圣洁的特权之人的经历,所启发的教训颇为严肃。乃缦的心中原已启现奇妙的亮光,并已颇有好感地决心要侍奉永生的上帝,而基哈西的行为却如在他的路上放下一块绊脚石。基哈西所施行的欺骗是无可辩解的。他至死仍患着大麻疯,为上帝所咒诅,为同胞所远避。PK 252.1

    “作假见证的,必不免受罚;吐出谎言的,终不能逃脱。” 箴言19:5 世人或许以为他们的恶行可以瞒过人的眼目;但是他们无法欺瞒上帝。“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希伯来书4:13 基哈西想要欺骗以利沙,但上帝已将基哈西向乃缦所说的话,和他们二人之间的详细情形,都指示了祂的先知。PK 252.2

    真理是出于上帝的;而各等各式的欺骗却都出自撒但;人无论在任何方面偏离诚实的正路,都是出卖自己,而致落在恶者的权势之下。凡学了基督样式的人必不至与人同行“那暗昧无益的事。” 以弗所书5:11 他们在言语上,犹如他们在生活上一般,必是坦白、正直、诚实的;因为他们乃是准备与那些口中察不出谎言的圣者同行的。见启示录14:5PK 252.3

    乃缦身体得了医治,心灵有了改变,回到他在亚兰的家中之后数百年,救主还提到他奇妙的信心并加以称赞,作为一切自称侍奉上帝之人的实例教训。 救主说:“先知以利沙的时候,以色列中有许多长大麻疯的;但内中除了叙利亚国的乃缦,没有一个得洁净的。” 路加福音4:27 上帝对以色列中许多患大麻疯的人置而不理,因为他们的不信关闭了他们的得福之门。一个信奉异教的贵胄,既然一向都忠于自己的正义感,并且感到自己的需要帮助,这在上帝看来,倒比以色列中那些轻视玩忽上帝所赐特权的患者更配承受祂的福惠。上帝常为那些感戴祂恩眷并响应天赐亮光的人行事。PK 252.4

    今日各国各方都有心灵诚实的人,而上天的亮光也正照在他们身上。如果他们继续忠心地履行他们所明白的本分,就必有更多的亮光赐给他们,直到他们象古时的乃缦一样不得不承认;除了创造主永生的上帝之外,“普天下没有上帝。”PK 253.1

    对于每一个“行在暗中,没有亮光”的诚实人,都发出了这个邀请:“当依靠耶和华的名,仗赖自己的上帝。”因为“从古以来人未曾听见,未曾耳闻,未曾眼见,在祢以外有什么神为等候他的人行事;祢迎接那欢喜行义记念祢道的人。”以赛亚书50:10; 64:4-5PK 253.2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