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使徒行述

 -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三十九章在该撒利亚受审

    本章根据使徒行传24章

    保罗到达该撒利亚五天之后,控告他的人带着他们聘作顾问的辩士帖土罗从耶路撒冷来了。这个案件获得允准立时审理。于是保罗被提到审判厅,“帖土罗就告他。”这个狡猾的辩士断定谄媚阿谀较比事实与正义的简单诉述,在这罗马巡抚身上更有力量,因此他开始讲述时先赞扬腓力斯一番说:“腓力斯大人!我们因你得以大享太平,并且这一国的弊病,因着你的先见,得以更正了;我们随时随地,满心感谢不尽。”AA 419.1

    帖土罗这话简直是厚颜无耻的谎言;因为腓力斯的品格原是卑劣可鄙的。有话论到他说:“他以奴隶的气质,运用君王的权威,而遂行种种纵欲与残酷的事。” (见罗马史家塔西佗所著《历史》第五章第九段。)凡听帖土罗说话的人都知道他这番阿谀奉承的话是虚谎的;但他们想要定保罗死罪的欲望却强过他们对于真理的爱好。AA 419.2

    帖土罗在他的言谈中所控告保罗的罪名,如能证实,就适足以判处保罗背叛政府的罪。这个辩士宣称:“我们看这个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动普天下众犹太人生乱的,又是拿撒勒教党里的一个头目;连圣殿他也想要污秽。”随后帖土罗就述说正在犹太人要根据他们的宗教律法审问保罗的时候,耶路撒冷营楼的千夫长吕西亚却将他从他们手中勉强夺过来,因此他们不得不将这案件呈到腓力斯面前。这番话的目的乃在劝诱巡抚将保罗交给犹太法庭审判。在场的犹太人都热烈地支持这一切的控诉,而并不致力于隐瞒他们对这个囚犯的仇恨。AA 420.1

    腓力斯洞察那些控告保罗之人的性情和品格,他知道他们谄媚他是出自什么动机,也看出他们不能证实他们对保罗所作的控诉。他转向被告,点头叫他为自己申辩。保罗没有多费唇舌说恭维的话,只是简略地说明他更加乐意在腓力斯面前为自己辩护。因为后者曾任巡抚多年,十分了解犹太人的律法和风俗。他论到所告他的罪状, 清楚地声明其中没有一件是实在的。他说明自己并没有在耶路撒冷任何地方引起扰乱,也没有污秽圣殿。他说:“他们并没有看见我在殿里,或是在会堂里,或是在城里,和人辩论,耸动众人。他们现在所告诉我的事,并不能对你证实了。”AA 420.2

    他一方面承认自己正是按着“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事奉他祖宗的上帝,同时也断言自己是一向相信律法,“和先知书上一切所记载的;”并且依照圣经明显的教训,相信死人必要复活。他更宣称他人生的主要宗旨,乃是要“对上帝,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AA 421.1

    他以率直诚实的态度,述说了自己访问耶路撒冷的目的和他被捉拿受审的情形。“过了几年,我带着周济本国的捐项和供献的物上去。正献的时候,他们看见我在殿里已经洁净了,并没有聚众,也没有吵嚷;惟有几个亚细亚来的犹太人;━━他们若有告我的事,就应当到你面前来告我。即或不然,这些人,若看出我站在公会前,有妄为的地方,他们自己也可以说明。纵然有,也不过一句话,就是我站在他们中间大声说,我今日在你们面前受审,是为死人复活的道理。”AA 421.2

    使徒以恳切而显然真诚的态度讲话,他的言辞具有感服人的力量。革老丢•吕西亚在写给腓力斯的文书中,曾为保罗的行动作了同样的见证。 而且腓力斯本人对于犹太的宗教颇有相当的认识,是过于许多人所猜想的。保罗在这案件中所提出清楚的事实,已使腓力斯理更清楚地明了犹太人企图定使徒犯了煽动及叛乱的罪究竟是出于什么动机。巡抚不肯非法地判处一个罗马公民的罪来讨他们的喜欢,也不肯未经过公正的审问就将他交给他们去处死。然而腓力斯除了一己的利益之外,也不知道其他更高尚的动机,而且他也为爱好称赞的心和贪图擢升的欲望所控制着。他惟恐得罪犹太人,所以就不敢在一个他明知是无辜的人身上秉公行义。因此他决定暂停审断,等待吕西亚出席,便说:“且等千夫长吕西亚下来,我要审断你们的事。”AA 421.3

    使徒仍被收监,但腓力斯吩咐看守保罗的百夫长“宽待他,也不拦阻他的亲友来供给他。”AA 422.1

    这事过后不久,腓力斯和他的夫人土西拉叫了保罗来,要在一次私下接见中听他“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他们愿意甚至切望要听这些新的真理━━这些真理他们以后可能再也无从听到;而且如果加以拒绝,这些真理就必在上帝的大日成为不利于他们的速速的见证。AA 422.2

    保罗认为这是天赐的机会,所以他就忠心地加以利用。 他知道自己是站在一个对他拥有生杀之权的人面前;但他仍然没有用称赞或谄媚的话来恭维腓力斯和土西拉。他知道自己的话对于他们不是活的香气便是死的香气,因此忘记一切自私的意念,只想到如何唤醒他们警觉自己的危险。AA 422.3

    保罗认明福音对于任何听他讲论的人都有一种要求;也认明到了他们不是站在那围绕白色大宝座的圣洁群众之中,就必是与那班要听基督对他们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的人在一起。马太福音7:23他深知自己必须在天上的审判台前与他听众中的每一个人见面,并且他不但必须为他一切所说所行的,而且也必须为他说话行事的动机和精神交帐。AA 423.1

    腓力斯的作风一向是非常凶暴残忍的,所以从来很少有人胆敢对他提说甚或暗示他的品格与行为不是没有缺点的。但保罗向来是不怕人的。他坦白地说明自己在基督里的信仰,以及这种信仰的缘由,并且就此引申到特别讲论基督徒品格所不可或缺的德行;而这些德行却正是在他面前这一对傲慢的夫妇所十分显然缺乏的。AA 423.2

    他在腓力斯和土西拉面前高举上帝的圣德━━他的公义、公正、与公平,以及他律法的性质。他清楚地指明人的本分乃是要度端正和节制的生活,要用理智控制情欲,要顺从上帝的律法并保持体力和智力的健全。 他声称审判的大日必定来到,那时各人要按着本身所行的受报应,那时也必清楚地显明财富、地位、或头衔都不足以使人得到上帝的恩眷,也不能救他脱离罪恶的结果。他说明今生乃是人为来世作准备的时候,如果他忽略现今的特权和机会,他就必遭受永远的损失;再没有新的宽容时期赐给他了。AA 423.3

    保罗特别详述上帝律法的广泛要求。他说明律法如何延伸至涉及人类德性中深藏的秘密,并显露那曾经隐蔽而为人所未见未知的事。人手所作或口所说的,━━凡外表生活所表现的,━━概不足以显明一个人道德的品质。但律法却监察他的思想,动机,和宗旨。那蕴藏在内而不为人所见的隐情,嫉妒,仇恨,情欲,野心,以及那在内心深处所凝想过而只因缺少机会无从遂行的种种恶事,━━这一切上帝的律法都要制裁。AA 424.1

    保罗尽力引导这两位听众的心注意到那为罪所付的伟大“牺牲”。他先指明那作为“将来美事的影儿”的祭物,然后介绍基督为那一切礼节的实体,━━就是这些礼节所指明为堕落人类之生命与希望的唯一根源者。古圣先贤都是因信基督的宝血而得救的。 当他们看到祭牲垂死的惨痛时,他们越过了时代的鸿沟展望到那除去世人罪孽的“上帝的羔羊。”AA 424.2

    上帝理当有要求他所造之众生敬爱及顺从的权利。他已在他的律法中赐给他们正义的完全标准。但许多人却忘了他们的创造主,而宁愿随从自己那与他旨意相反的行为。他们以仇恨报答那天高地厚的大爱。上帝决不能降低他律法的要求来迎合恶人的标准;人类也决不能凭自己的力量去适应律法的要求。罪人惟有信靠基督,才能除净罪污,才能顺从创造主的律法。AA 425.1

    作囚犯的保罗如此强调了神的律法在犹太人和外邦人身上所有的要求,并高举那被人藐视的拿撒勒人耶稣为上帝的儿子,为世人的救赎主。AA 425.2

    这位犹太的公主(腓力斯的妻子土西拉)熟知她所曾经十分无耻地违犯过的律法的神圣性质;但是她对于髑髅地之救主的偏见,竟使她硬着心肠拒绝生命之道。如今良心既被唤醒,就发出声音来;于是腓力斯就觉得保罗的话都是真实的。记忆追溯到过去的罪行。他早年放荡淫佚与杀人流血之生涯中的秘密,和他近年来的昧良记录,都非常鲜明地展现在他面前。他看出自己是荒淫,残暴,而贪得无厌的。真理从未如此打动过他的心。 他的心情也从未如此充满过恐慌。他一想到自己罪恶生涯中的一切秘密在上帝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又想到他必须按着自己的行为受报应,他就不由得惊恐万状,不寒而栗了。AA 425.3

    可惜他不但没有因自觉有罪而生出悔改的心,反而要设法消除这些不受欢迎的回忆反省。于是这一次与保罗的会谈因而缩短了,他对保罗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AA 426.1

    腓力斯和腓立比的禁卒、二人的行为该有多大的区别啊!从前主的仆人们曾被捆绑带到禁卒那里,正如保罗这次被带到腓力斯面前一样。他们蒙神力保护的凭据,他们在痛苦和侮辱之下的喜乐,他们在地大震动之时的一无所惧,以及他们那基督化的饶恕精神,都使禁卒衷心感服,因而恐惧战兢地承认自己的罪并获得了赦免。腓力斯虽然也曾恐惧战兢,却没有悔改。禁卒欢迎上帝的灵到他的心中,到他的家里;腓力斯却吩咐上帝的使者离去。一个自愿作上帝的儿子和天国的后裔;另一个却甘心与作孽的人为伍。AA 426.2

    此后两年之久,一直没有对保罗另加处理,因此他仍被囚在监里。腓力斯屡次叫了他来,倾听他的讲论。但这种外表上友善的真动机乃是希望有所获得,他也暗示如果保罗付给他一大笔金钱,就可得到释放。 夫论如何,使徒天性高尚,决不愿用贿赂使自己获得自由。他原不是犯过什么法而被判有罪的,所以不愿屈节作一件错事来争取自由。何况他即或要这样作,但他自己也太贫穷,决付不出一笔这么大的赎金,而且他又不愿为自己的缘故请求教友同情和慷慨的援助。他也觉得自己既在上帝的手中,因此他也不愿妨碍上帝对他所有的旨意。AA 426.3

    腓力斯因为严重地得罪了犹太人,最后竟被召赴罗马。在他应召离开该撒利亚之前他为要“对犹太人的喜欢,”就留保罗在监里。但腓力斯这种想重获犹太人信任的企图并没有成功。他受惩免职,而由波求•非斯都被派来接替他,总署仍设在该撒利亚。AA 427.1

    当保罗向腓力斯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时,曾有一道从天上来的光照耀在腓力斯身上。那正是天赐的机会使他可以看出并离弃自己的罪恶,可惜他对上帝的信使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他已经藐视最后慈怜的机会。此后他再也没有从上帝领受另外的呼召了。AA 427.2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