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历代愿望

 -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十七章 尼哥底母

    本章根据:约翰福音3:1-17

    尼哥底母是犹太国一个位高权重的长官,受过高等教育,才学非凡,在议会中也很受尊敬。他与人一样曾深受耶稣教训的感动。他虽拥有财富、学问和声望,奇怪的是,他却被平凡的拿撒勒人所吸引。救主口中发出的教训,大大地感动了他,他想多学一点这奇妙的真理。DA 167.1

    基督在洁净圣殿时行使的威权,曾激起祭司和首领们坚决的仇恨。他们畏惧这陌生人的权柄。这个不知名的加利利人竟如此大胆,这是不能容忍的。他们决意制止他的工作。但不是所有人都赞同这样做的,因为有些人不敢反对这显然受上帝圣灵感动的一位。他们还记得,以前的众先知曾因责备以色列人的首领而被杀。也知道犹太人之所以受异邦的压制,就是因为他们顽固不化,不肯接受上帝责备的结果。他们怕祭司和首领们谋害耶稣是步列祖的后尘,使新的灾祸临到他们的国家。尼哥底母也有这样的顾虑。 在犹太公会的一次议会中,讨论对耶稣应取的方针时,他劝大家要慎重和缓。他恳请大家注意,若耶稣果真赋有上帝所赐的权柄,那么拒绝他的警告是危险的。众祭司不敢轻视这劝告,就暂时没有公开反对救主。DA 167.2

    自从听见耶稣讲论之后,尼哥底母就切心研究有关弥赛亚的预言。他越研究就越坚信,耶稣就是要来的那一位。他同许多其他以色列人一样,看到圣殿中污秽亵渎的情形,心中非常悲痛。当耶稣把做买卖的人赶出圣殿时,他看到了当时的情景:上帝能力的奇妙表现,救主接纳穷人,医治病人。他看见了人们欢乐的面容,听到了他们颂赞的话语;他不能怀疑拿撒勒的耶稣就是上帝所差来的。DA 168.1

    尼哥底母很想与耶稣会晤,但不敢公开去找他。让一个犹太人的官长承认自己同情一位尚未成名的教师,未免太丢面子了。况且,犹太公会若知道他去访问耶稣,必会对他加以蔑视和申斥。他还想,如果公开去访问,别人会效仿;故此他决意暗暗地去见耶稣。他打听到救主在橄榄山下榻的地方,等到阖城夜阑人静时,才去找他。DA 168.2

    在基督面前,尼哥底母感到一种特别的胆怯,便佯作镇静,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作掩饰,开口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由上帝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神迹,若没有上帝同在,无人能行。”他想先恭维基督作师傅的天才和行异迹的神能,来为谈话铺路。他说这话的意思是要表示信任耶稣,也想取得耶稣的信任。其实这样的话反倒显明他的不信任,因他不承认耶稣是弥赛亚,只说他是上帝那里差来的师傅。DA 168.3

    耶稣并不领谢他的恭维,却定睛望着他,像是在审查他的内心。他看出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寻求真理的人。他明白尼哥底母的来意。于是为要加强他心中已有的感悟,就直截了当并郑重和蔼地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是从上头生的,(译者按:“从上头生的”系根据英文圣经注释)就不能见上帝的国。” 约翰福音3:3DA 168.4

    尼哥底母到主面前来,本想和他讨论一番,但耶稣却揭示了真理的根本原则。他对尼哥底母说:你所需要的,不是理论知识,而是属灵的更新;不是满足你的好奇心,而是获得一颗新心。你必须从上头得到新的生命,然后才能欣赏天上的事。若不发生这种改变,使一切都化旧为新,你来和我讨论我的权柄或使命,对你的得救不会有任何帮助。DA 171.1

    尼哥底母曾听过施洗约翰讲论悔改受洗的道理,以及他向民众指出那将要用圣灵施洗的一位。他自己也觉得犹太人的灵性冷淡,在很大程度上他们都被固执的私见和属世的野心所控制。他希望弥赛亚的来临能使全局有所改观。可是施洗约翰那使人省察己心的信息,没能使他自觉有罪。尼哥底母是个严格的法利赛人,素以善行自豪,他的乐善好施和对圣殿经费的慷慨捐助,使他深孚众望。他也自认为一定会得蒙上帝喜悦。但想到竟然有个纯洁的国度,是他现在连看都不配看的,这使他感到惊异。DA 171.2

    对耶稣所讲重生的比喻,尼哥底母并不陌生。犹太人往往将悔改相信犹太教的异教徒比作初生的婴孩。所以,尼哥底母理应明白耶稣的话不是照字面解释的。然而,因他生来就是以色列人,就自以为必是在上帝国里有份的。他觉得自己无需改变,难怪听到救主的话就惊奇。这些话是那么切合地用在他身上,使他起了反感。法利赛人的骄傲和寻求真理的诚意在他心里发生了矛盾。他希奇基督为什么不尊重他作为以色列官长的地位,而竟这样对他说话。DA 171.3

    由于惊奇,尼哥底母镇定不住了,便用满含讽刺的话回答基督说:“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当锐利的真理刺入良心时,尼哥底母就与众人一样,显出是个不领会上帝圣灵之事的属血气的人,他心中对属灵的事毫无反应。因为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属灵的事。DA 171.4

    然而救主不用辩论来对付辩论。他举起手来,以镇定严肃的态度,用更肯定的语气将真理打入尼哥底母的心, 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上帝的国。”尼哥底母知道,基督所说的是指水的洗礼和上帝的灵使心意更新的事。他感悟到:这对他说话的,就是施洗约翰所预言的那一位。DA 171.5

    耶稣接着说:“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人心生来就是恶的,“谁能使洁净之物出于污秽之中呢?无论谁也不能。” 约伯记14:4 世人的发明决不能为犯罪的心灵找到救法,“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因为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从心里发出来的,有恶念、凶杀、奸淫、苟合、偷盗、妄证、谤读言 。” 罗马书8:7马太福音15:19 人心的泉源必须先行净化,然后才能得出纯洁的溪流。想靠自己守律法的功德来登天的人,是在尝试不可能的事。一个人仅仅拥有严格守法的宗教和敬虔的外貌,是不可靠的。基督徒的人生不是旧生活的修整或改良,而是本质的变化。要对私心和罪恶看自己是死的,随而代之以全新的生活。这种变化,只有靠圣灵的运行才能实现。DA 172.1

    尼哥底母还是不大理解。耶稣便以风为比喻来说明他的意思。他说:“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DA 172.2

    风来树动,枝叶沙沙作响,这是人听得见的,但看不见风的形状,也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圣灵在人心中的运行也如此。人不能解释圣灵的行动,正如不能解释风的行动一样。一个人或许不能说出悔改的确切时间或地点,也不能追溯悔改过程的全部情况。但这并不能证明他没有悔改。藉着一种像风那样看不见的能力,基督时时刻刻都在人心中作工。受惠的人也许完全不觉得,而这种能力却渐渐潜移默化,引人归向基督。这样的感化也许是从默想耶稣,或查考圣经,或听传道人的讲论而来的。及至圣灵来作更直接的呼唤时,心灵便豁然开朗,快乐地归顺基督了。许多人称之为顿悔。殊不知这是上帝的灵长久熏陶的结果,一种持久忍耐的过程。DA 172.3

    风虽不能见,但其效果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照样,圣灵在人心中作工,人感受到其拯救功能之后,就必在其行动上表现出来。上帝的灵住在人心里,就能改变人的整个生活。罪恶的思想丢开了,不良的行为抛弃了;仁爱、谦让及和平,代替了愤怒、嫉妒与纷争;忧愁变成了喜乐,容貌也反映出天上的光辉。虽然没有人看到上帝为人卸下重担,也没有人见到从天上射下的光芒,但人因信投靠上帝时,恩惠、福气就临到他了。如此,人眼所看不见的能力,就按上帝的形像造出一个新人。DA 173.1

    人类有限的智力无法领会救赎的大工。其奥秘超出人的智能以外。然而一个出死入生的人,却能体会到这是神能的事实。救赎之工的开端,我们能从今生的个人经历中体验,而救赎之工的成果,将延续到永远。DA 173.2

    耶稣正说话的时候,真理的几线光芒透入了这位官长的心。圣灵温良驯服的影响感动了他。但他还没完全领悟救主的话。他所注意到的是重生的方法,而不是重生的必要。故此他诧异地问道:“怎能有这事呢?”DA 173.3

    耶稣问他:“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还不明白这事吗?”身负民间宗教导师之责的人,实在不应该在这么重要的真理上毫无所知。耶稣的话中有训戒,就是说,尼哥底母不该因平实的真理之言而反感,却应为自己属灵的愚昧而惭愧。但基督讲话的态度是那么严肃、郑重,而声调和神色表露的是那么诚恳的挚爱,以致尼哥底母虽然感到自惭形秽,却不认为耶稣冒犯了他。DA 173.4

    当耶稣说明自己的使命是要建立一个属灵的而不是属世的国度时,尼哥底母心中又感到不安了。耶稣看出了他的心情,就接着说:“我对你们说地上的事,你们尚且不信,若说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如果尼哥底母不能领会基督解释上帝恩典在人心中作工的教训,又怎能明了他荣耀天国的性质呢?他既不了解基督在地上工作的性质,当然就不能明白他在天上的工作了。DA 173.5

    被耶稣赶出圣殿的犹太人,自称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可是,他们一见救主的面就逃跑了, 因为受不住他身上所彰显的上帝的荣光。这就证明他们没有受上帝恩典的陶冶,不配参加殿中神圣的崇祀。他们固然勤于保持圣洁的外表,却忽略了内心的圣洁。他们虽然拘泥于律法的字句,却经常违背律法的精义。他们最迫切需要的正是基督对尼哥底母所讲解的改变,就是心灵的新生,罪的除净,以及知识和圣洁的复兴。DA 173.6

    以色列人对重生之道的盲目,是无可推诿的。以赛亚受圣灵感动写道:“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大卫曾祈祷说:“上帝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上帝也曾藉以西结应许说:“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使你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 以赛亚书64:6诗篇51:10以西结书36:26, 27DA 174.1

    尼哥底母从前读这些经文,好像雾里看花,一知半解,现在才开始领会其中的真谛。他看出:单在外表严格顺从律法的字句,不能使人具有进天国的资格。依照人的看法,他可称得上是个正人君子。但在基督面前,他发觉自己的心是污秽的,自己的生活是不圣洁的。DA 174.2

    这时,尼哥底母渐渐被基督吸引了。救主向他解释重生之道,他就渴望自己心中能发生这种改变,但用什么方法来成就呢?耶稣回答了他这未发出的问题:“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DA 174.3

    尼哥底母对这件事是熟悉的。那被举起来之蛇的象征向他说明了救主的使命。当以色列民被火蛇咬伤,行将丧命时,上帝吩咐摩西造一铜蛇,在会众之间高高举起,然后向全营宣告:凡被咬的,一望这蛇就必得活。众人知道铜蛇本身没什么力量帮助他们。它原是基督的象征。 被举起来医治他们的既是伤害人之火蛇的像,照样,有一位要“成为罪身的形状”来做他们的救赎主 罗马书8:3。许多以色列人以为献祭之礼本身就有使他们从罪中得释放的功能。上帝却要他们知道,这种礼节像铜蛇一样,本身毫无价值。其目的是要引领他们转向救主。无论是医好他们的创伤,或是赦免他们的罪恶,除了信靠上帝所赐的独生子之外,他们不能为自己做什么。必须仰望基督才能得生。DA 174.4

    被蛇咬的人,或许因迟疑而不仰望;或许要问,这条铜蛇怎会有救人的效能呢?要作科学的解释。但没有解释,他们必须接受上帝藉摩西所吩咐他们的话。拒绝仰望,就必灭亡。DA 175.1

    心灵得到启发,不是由于争辩和讨论。我们必须仰望才能得生。尼哥底母领受了这教训,存记在心。从此,他就用新的方法来查考圣经,不再是为了学理上的讨论,而是为要使心灵得到生命。他顺服了圣灵的引导,就开始得见天国了。DA 175.2

    现今有千千万万的人,需要学习那举起的铜蛇所教导给尼哥底母的真理。他们想靠顺从上帝的律法来获得上帝的恩宠。当有人教他们仰望耶稣,并相信惟有靠他的恩典才能得救时,他们就惊呼:“怎能有这事呢?”DA 175.3

    我们必须像尼哥底母一样,甘愿按照罪魁进入新生的方式来进入新生。除了基督之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使徒行传4:12 我们因信而领受上帝的恩典,但信心不是我们的救主,它不能赚得什么。信心是我们用来握住基督的一只手,用以领取他的功劳,就是医治罪恶之方。若没有上帝的灵来帮助,自己连悔改也难以做到。圣经论到基督说:“上帝且用右手将他高举,叫他作君王、作救主,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 使徒行传5:31 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同样都是基督所赐的。DA 175.4

    那么,怎样才能得救呢?“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照样被举起来,使一切被那蛇咬伤的人,都可以仰望得生。“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约翰福音1:29 从十字架上发出的光,显明了上帝的爱。他的爱吸引我们来就他。只要我们不抗拒这种吸引,自然就会来到十字架下,悔改我们那钉死了救主的罪。于是,因着信,上帝的灵就在我们心中产生新的生命。我们的思想愿望,便会顺从基督的旨意,我们的心思意念也要在我们里面,按那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者的形象而变得焕然一新了。于是,上帝的律法就必写在我们的心版上和意念中,我们就能和基督一同说:“我的上帝啊,我乐意照你的旨意行。” 诗篇40:8DA 175.5

    耶稣在与尼哥底母会谈时,揭示了救恩的计划和他降世的使命。在他以后的一切讲论中,没有一次像这样将凡要承受天国的人心中所必须成就的工作,一步一步地解释得这么圆满。基督在工作之初,就向犹太公会中的一位议员,将真理展开,而他正是一个最能受教并专任民间教师的人。但是以色列人的一般领袖却不欢迎这光。尼哥底母将这真理藏在心中,历三年之久,没有一点明显的效果。DA 176.1

    然而,耶稣知道他的种子是撒在何等的土壤里。那天夜里在幽静的山冈上,单独对一位听者所讲的话没有落空。尼哥底母虽然没有立时公开承认基督,但他时时留心耶稣的为人,揣摩他的教训。在公会中,他屡次打消祭司们杀害耶稣的计谋。到末后,耶稣在十字架上被举起来时,尼哥底母就想起橄榄山上的教言:“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 那次秘密会谈中所射出来的光,照亮了髑髅地的十字架,尼哥底母就明白:耶稣是世人的救赎主。DA 176.2

    救主升天之后,当门徒因遭逼迫而分散时,尼哥底母毅然挺身而出。在基督死后,他用自己的财富维持了犹太人想立即消灭的幼小教会。在危难之时,那曾一度慎重疑虑的人,竟成了坚固的磐石,时时鼓励门徒的信心,供给他们推进传福音工作的经费。先前尊敬他的人,现在反过来蔑视他迫害他了。就世上的财物而言,他虽然变得贫穷了。然而,那晚与耶稣谈话时所生发的信心,却一点没有动摇。DA 177.1

    尼哥底母把那次与耶稣会谈的情形告诉了使徒约翰,由约翰笔录下来,垂训后世。其中的真理,在今天,与当夜这位犹太官长去向卑微的加利利教师求问生命之道时一样重要。DA 177.2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