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服务真诠

 -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酒贩的行为

    以上的一段话,是制酒和贩酒之人行为的写照。他们的营业,无异盗劫,因为他们收人家的钱,没有给以相等价值的货品。他们每得一块钱,反使花钱的人多受一分灾祸。MH 337.3

    上帝以他的宽宏大量,把福气赐给人类。世人果能善用上帝的恩典,世界就不致有今日的贫穷和困苦!只是人的罪恶,把上帝的恩典转成了咒诅。为了贪财的欲望和口腹的嗜好,人就把上帝所赐给我们养生的五谷和果子化成造祸作孽的毒物。MH 337.4

    人们每年所喝的酒,何止几千万桶。花了成千累万的金钱,无非是买来些困苦、穷乏、病痛、堕落、情欲、罪恶和死亡。为了要赚钱,贩酒的人就用伤害身心的东西分给那遭他祸害的人,把贫穷和困苦引进喝酒之人的家庭。MH 338.1

    喝酒的人死了,酒贩的刻薄手段还不停止。他还要向寡妇抢夺,使孤儿流为乞丐。那破残的家中所有的几个生活钱,他也毫不犹豫地接受,作为那男人的酒帐。孤儿的哀求,寡妇的眼泪,只能冲激他发怒而已。他们饿死,于他有什么相干?他们堕落流离,在他算得什么一回事?他把别人引进绝境,搜刮别人的脂膏,来肥自己的口袋。MH 338.2

    许多娼妓馆、罪恶巢、法庭、监狱、医院、济贫机关、疯人院,都挤满了人。这种现象,大部分可说是酒贩的成绩。贩酒的人象《圣经》启示录书上所说的巴比伦一样,是以奴仆和人口作买卖的。酒贩的后面,就是那伟大的灭命者(撒但)。他用尽了人间和地狱里所有的一切诡计和诱惑,把人罩入他的权威之下。不论在城中、在乡间、火车和轮船上、营业之处、游戏场、药房内,甚至于教会里圣餐的桌上,也都有了酒的陷阱。凡是能激发酒的嗜好,养成爱酒的欲望的计策方法,无不尽量地用尽用绝。差不多无论走到哪一处地方,都可以看见那灯红酒绿的酒馆,兴高采烈地在那里欢迎一般劳苦的工人,闲荡的富家子弟,和无知的青年。MH 338.3

    在私人的食堂里和时髦的游戏场中,女子也可得一般时髦的饮料。这种饮料,名虽好听,其实就是醇酒之类。 至于报纸广告上的所谓“提神壮力”及“最合病后衰弱”的药剂和饮料,大都也含着酒精的成分。MH 338.4

    为要养成儿童喝酒的习惯,人们就把糖果里面也加了酒精,而在糖果店里出卖。贩酒的人便用这种糖果诱儿童到他的酒肆去喝酒。MH 339.1

    这种破坏的工作,日积月累地进行。许多做父亲做丈夫做兄长的人──国家的柱子和光荣──高头阔步地往酒贩巢穴中走去,而出来时却变得衰弱残废,狼狈不堪了。MH 339.2

    尤可怕者,酒的咒诅已经达到家庭的中心了。妇女喝酒的,已日见众多。在许多家庭中,连那无知无罪的婴孩,也因着喝酒的母亲的疏忽荒荡而天天处在危险的境地。在这种危险黑暗的可怕恶影响之下,幼稚的男女儿童,一天一天地长大起来。试问他们的前途有什么光明可言?他们的堕落,难保不比他们的父母更低更深哩!MH 339.3

    酒的毒害,竟至从一般所谓基督教的国家,传到拜偶像的区域去教那可怜无知的野蛮民族喝酒。但是那迷信邪教的人民中间,也有知识高尚的人起来反对,指酒为可怕的毒物,要保护他们国土不受这种祸害,只是他们的奔走呼号,没有显什么成效。烟、酒、鸦片,尽由所谓文明的民族硬放在信奉邪教的人民头上。所以那野蛮人民放浪不羁的性情,再加上酒的刺激,便把他们直拖到空前的堕落之中。现在再要派教士去救,已是近乎绝望的事了。MH 339.4

    崇奉邪教的人,与基督徒之邦接触,本该从他们而认识上帝。可是情形恰是相反,基督徒引他们走到罪恶的路上,竟使他们全族全群灭亡。为了此故,文明之邦的人民,就在世界的黑暗之处受怨恨。MH 339.5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