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巴比伦的罪孽

    我看到自从第二位天使宣布了各教会的堕落以来,他们就一直越来越腐化。他们虽然称为基督的信徒,但如要把他们和世界辨别出来,那是不可能的,他们的传道人引用经文讲道,但只讲一些甜言蜜语。对于这种作法,属肉体的人是没有异议的。体帖肉体的心所恨恶的乃是真理的精神与能力和基督的救恩。一般流行的传道法并不带有一点足以激怒撒但、使罪人战抖,或将那即将届临审判大日的可怕现实打动人们的心肠肺腑的事。大体说来,恶人很满意于一种缺乏真实敬虔的宗教形式,况且他们还能援助并支持这一种宗教。EW 273.1

    天使说:”唯有全副公义的盔甲能使人战胜黑暗的权势并保持这种胜利。大体说来,撒但已经完全占据了一般的教会。 他们只强调人的言论和作为,而不宣讲《圣经》中扎心的真理。世俗的精神和友谊是与上帝为敌的。当那在耶稣里面的简单和有力的真理与世俗的精神相抗衡的时候,它就必立即引起逼迫。许多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实在还没有认识上帝呢。他们的本性还没有改变,而他们属于肉体的心依然是与上帝为仇的。他们虽然取了基督徒的名义,但实际上是撒但忠心的仆人。EW 273.2

    我看到自从耶稣离开了天上圣幕的圣所而进到第二层幔子之后,各教会都为”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所渐渐充满。我看到各教会里面有严重的罪孽和邪恶的事;然而他们的教友依然自命为基督徒,他们自取的名义,他们的祈祷和他们动人的话,在上帝看来都是可憎的,天使说:”上帝决不悦纳他们的聚会。他们自私自利、欺骗、敲诈,良心却不受责备。在这一切行为上面,他们竟披上一件宗教的外衣。”我看到一般有名无实的教会的骄奢作风,上帝根本不在他们思想之中;他们属肉体的心思专以自己为念;他们装饰自己可怜的必死的身体,然后以自满和愉快的心情看着自己。耶稣和众天使却以怒容观看他们。天使说:”他们的罪恶和骄奢的行为已经达到高天。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了。公义与审判已经长久沉默,但很快就要振作起来了。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第三位天使可怕的威吓行将实现,一切恶人将要喝到上帝忿怒的酒杯。无数的恶使者正散布在全国,充斥着各地教会。 撒但的这些爪牙工具夸耀地看望着这些教会;因为他们竟用宗教的外衣遮盖严重的罪行。EW 274.1

    全天庭都愤慨地看着一班照上帝形象造的人(译者按:指黑种人)被他们的同胞(译者按:指白种人)摧残到最低贱的地步,甚至被降到禽兽的程度。一班自称跟从那因人类的祸患而动慈心的—救主的教徒,竟热烈参与这种滔天罪行,买卖奴隶和人口。天使已经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了;这些事都写在天上的册子里。敬虔的男女奴隶,父母、儿女、弟兄姊妹们所流的热泪都已经装在天上的瓶子里。上帝的忿怒只能再抑制一个很短的时期了,(按:再过两年,美国血腥的南北战争就爆发了。)祂的烈怒要向这个国家发作,尤其向那些赞助并参与这种可怕的交易的宗教团体发作。许多自称跟随那柔和谦卑之耶稣的信徒竟能目睹这种不公正、压迫和痛苦的事而漠不关心,况且他们自己也能在黑奴身上加以残虐的迫害而还感到痛快;然后他们竟敢前来敬拜上帝。这是最严重的亵渎,撒但为之欢欣雀跃;他拿这些有名无实的教徒来挖苦耶稣的众天使,向他们夸胜说:”跟从基督的就是这样的人!”EW 275.1

    这些有名无实的基督徒往往因阅读古时殉道者所受的苦难而流泪。他们诧异,想不到别人能以如此残酷的手段对待自己的同胞。殊不知,说这话的人自己正在将自己的同胞束缚在奴役之下呢。非但如此,他们甚至丧尽天良,狠狠地迫害自己的同胞。他们能在黑奴身上加以最残忍的酷刑,而且他们所表现的残酷无情正像从前罗马教廷和邪教徒逼迫基督教徒的手段一样。 天使说:”当上帝执行审判的日子,那些邪教徒和罗马教廷所受的要比这一等人还容易呢。”受迫害之人的冤声已经上闻于天;众天使看到那些照上帝的形象而造的人类所加于自己同胞的说不尽的痛苦而不胜惊异。天使说:”那些压迫黑奴的人的名字是用鲜血写下来,用鞭痕划出来,而溅上辛酸悲凄的泪水的。上帝的烈怒必不止息,直到祂使这个享受福音亮光的国家喝尽祂大怒的酒杯,直到祂按她所行的加倍的报应她。她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她,按她所行的加倍地报应她;用她调酒的杯加倍的调给她喝。” 启示录18:6EW 275.2

    我看到奴隶主将要为他们所保留在无知之中的奴隶的灵魂负责;所以奴隶的罪债,要向奴隶主声讨。上帝不能将一个经常被困于无知而堕落状态中的奴隶带到天国去,因为他对于上帝和《圣经》毫无所知,只知惧怕他主人的鞭梢,所处的地位甚至比畜牲还不如。上帝只能尽到一位慈悲的上帝所能作的。祂让这一等人成为好像从来没有生存过一样;但奴隶主必须忍受最后的七大灾,然后在第二次复活时出来经受第二次最可怕的死。那时上帝的公义才要得到满足。EW 276.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