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复临信徒家庭

 -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九章被禁止的婚姻

    基督徒与不信之人结婚——上帝圣言中有关基督徒与不信之人结婚的教训,基督教界对此竟表示一种令人错谔而惊讶的漠视。许多自称崇爱并敬畏上帝的人,竟选择了随从自己的心愿,不肯求教于无穷智慧者。在这对于双方今生与来世之福利均有莫大关系的事上,理智、判断和敬畏上帝之心全被弃置一旁,听任盲目的冲动和固执的决心控制一切。AH 61.1

    在其他各方面素有见识与良知的男女,却塞耳不听劝告,他们对于朋友、亲戚,以及上帝的仆人们的呼吁与忠告,都置若罔闻。警戒和规劝之言被视为无礼的干预,而直言相谏的忠信之友却被当作敌人一般看待。这一切正中撒但的心怀。他在人心的四围编织魔力的网罗,使之沉缅迷惑。理性松开了套在色欲颈项上自制的缰绳,不圣洁的恋情便控制了一切,直到这可怜的牺牲品幡然觉悟之时,可惜已悔之晚矣,终身只能度一种痛苦与捆绑的生活。这并不是凭空虚构的情景,乃是事实的叙述。上帝并不认可那为他明文禁止的结合。(一)证言卷五, 365—366AH 61.2

    上帝的命令都是明白易晓的——上帝吩咐古时的以色列人,不可与他们周围拜偶像的国民通婚:“不可与他们结亲,不可将你的女儿嫁他们的儿子,也不可叫你的儿子娶他们的女儿。” 理由也说明了。无穷智慧者预知这种结合所必有的后果,因而昭示道:“因为他必使你儿子转离不跟从主,去事奉别神,以致耶和华的怒气向你们发作就速速的将你们灭绝。”“因为你归耶和华你上帝为圣洁的民,耶和华你上帝从地上的万民中拣选你,特作自己的子民。……”AH 61.3

    在《新约圣经》当中,也同样记载着关于基督徒和不敬虔之人结婚的禁令。使徒保罗在他所写给哥林多教会的第一封书信中宣称:“丈夫活着的时候,妻子是被约束的;丈夫若死了,妻子就可以自由,随意再嫁,只是要嫁这在主里面的人。”在他的第二封书信中又写道:“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上帝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上帝的殿,就如上帝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二)证言卷五, 363—364AH 62.1

    上帝的咒诅落在现代许多不合时不适当的结合之上。假若《圣经》的教训是含糊其辞的,那么今日许多青年在彼此恋爱方面所采取的行动也就未可厚非了。 然而《圣经》的训令绝不是模棱两可的,所要求的乃是心意、言语和行为上全然清洁。我们应当感谢上帝,他的话乃是我们脚前的灯,因此任何人都不该认错本分的正道。青年人须以查阅《圣经》的篇章并听受它的忠告为当务之急,因为若偏离其中的律例,终必造成可悲的错误。(三)基督教育原理, 102—103AH 62.2

    上帝禁止信徒与不信之人结婚——上帝的子民不该冒险踏入禁地。信徒与不信之人结婚是上帝所禁止的。可惜未曾悔改的心往往随从己欲,而不为上帝所准许的婚姻便成立了。就因为这个缘故,有许许多多的男女活在世上没有指望,也没有上帝。他们高尚的抱负死灭了,他们已被环境所捆绑,而陷入了撒但的网罗。凡为情欲和冲动所辖制的人,必终身收割痛苦的后果,而他们所采取的方式更可能使他们的灵命丧亡。(四)基督教育原理, 500—501AH 63.1

    凡自称相信真理的人,若与不信之人结婚,就是将上帝的旨意践踏于脚下,他们丧失了他的眷爱,以致难于悔改。那不信的一方也许具有良好的品德,但他或她没有应答上帝的要求,并且忽略了这么大的救恩,此一事实,就足够作为不应完成这种结合的理由了。那不信之人的品格,也许正如耶稣对那位少年人所说的一样:“你还缺少一件,”而那一件却是不可或缺的。(五)证言卷四, 505AH 63.2

    所罗门的鉴戒——有些家境贫寒,出身微贱的人,他们的人生却为上帝所悦纳,并要使他们在地上大有作为,在天上大得荣耀, 可是撒但却以持久的努力来挫败他的旨意,借着与那班在品格上直接阻塞生命之道的人结婚,而将他们拖向灭亡之境。能够胜过这种缠累的人实在微乎其微。(六)证言卷五, 124AH 63.3

    撒但明知顺从所必有的成果,而且在所罗门统治的初期——因王的智慧、德行、正直,恰是荣耀辉煌的全盛时期——他(撒但)便企图导致若干影响力,以阴险地破坏所罗门对于原则的忠顺,进而使他远离上帝。从所有的记载中看来,我们知道仇敌的诡谋终已得逞了:“所罗门与埃及王法老结亲,娶了法老的女儿为妻,接她进入大卫城。”AH 64.1

    所罗门这样与异教国家联盟,并且竟以与拜偶像的公主结婚来保证这项盟约,却轻率地不顾上帝为保全他子民的纯洁所立明智的规条。指望他这位埃及的妻子悔改,实在不过是试图掩饰罪恶的脆弱的托辞而已。王既这样违背了当与异邦有别的明令,便将自己的能力与血肉之臂联结起来了。AH 64.2

    上帝本于他的慈悲,当时也曾遏止了这种可怖的错误。所罗门的妻子悔改了,而且王若采取聪明的行动,或许还能有效地抑制因自己行为不检所激起的恶势力。可惜所罗门却忘记了他得能力和荣耀的根源。癖性胜过了理智。他的自负之心与时俱增,竟试图照着自己的意愿去成全神旨。……AH 64.3

    许多自称为基督徒的人,正象所罗门一样,以为他们可以在有过错之人身上生发为善的感化力,也就可以和不敬虔之辈结婚, 但可惜他们每每自陷罗网,反为对方所胜,因而放弃了自己神圣的信仰,牺牲了原则,使自己与上帝隔绝。一旦失足,步步皆错,以至他们最后便自行置身于没有希望解脱那捆绑他们的锁链的地步了。(七)基督教育原理, 498—500AH 64.4

    以“他对宗教素具好感”为辩护——往往有人为不信者辩护,说他对宗教素具好感,只差这一点——他不是基督徒,在其他各方面他都是一个理想的配偶。虽然信徒的最佳判断力可能提示与不信之人终身结合是不适宜的,然而十之八九癖好必占尽优势。在坛旁许愿的一刹那,灵性的堕落便开始了;宗教的热忱冷淡了,保障一重随着一重地倾倒了,终于双方并立于撒但的黑旗之下。即使在婚宴之中,属世的精神也胜过了良知、信心和真理。在新家庭内,祈祷的时辰也不受重视了。新妇与新郎已各自择定了对象,而将耶稣排挤出去了。(八)证言卷四, 505AH 65.1

    信的一方有所改变了——起初,不信的一方或许在这新的关系中不会表现反对的态度,可是当《圣经》的真理被提出来作为注意和思考的题旨时,立刻就会发生这样的意见:“你在和我结婚的时候,已经知道我是怎样的人,我不愿意受到搅扰。从今以后,你要明白,一切有关这种奇特见解的谈论,都请你免开尊口。”设若信徒对于自己的信仰要表现特殊的热忱,而这种表现在那对于基督徒经验毫无兴趣的人看来,却似乎是一种不和善的举动。AH 65.2

    信的一方或者会自辩,说在他新的关系中,他多少必须迁就自己所选择的配偶一些。于是就参加了属世的社会娱乐活动。这样作,起初心中也会感觉十分不愿,但渐渐地对于真理的兴致便日见减少,疑惑和不信便终于取信心而代之了。无人能逆料到一个先前如此坚贞地忠于良知的信者,虔诚地跟从基督的门徒,竟会一变而成为现在这样疑惑不信,游移不决的人。唉,这样的转变都是由不智的婚姻所造成的啊!(九)证言卷四, 505—506AH 66.1

    与世俗联姻乃是一件危险的事。撒但明知结婚的时辰对于许多青年男女而言,乃是他们的宗教经验与效能从此告终的时候。他们再也不属于基督了。或许他们在一段时期内也努力要度基督化的生活,但他们的一切挣扎终难战胜那方向相反的坚强势力。他们一度将见证自己的信心与盼望的事,看作一种权利与乐趣。而今,却因为知道那与他们结为终身配偶的人对此没有兴趣,也就不再提说了。结果,内心对此宝贵真理的信念便渐渐消没,而撒但却阴险地在他们周围编成了一个怀疑的网罗。(十)证言卷四, 504—505AH 66.2

    以天国的福乐作孤注一掷——“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可是,所见到的景象是多么奇异啊!这两位具有如此亲密联合的人,当其中一位正专心灵修时,另一位却显得冷漠而毫不关心;当其中一位正寻求永生之道时,另一位却走在引往死亡的大路上。AH 66.3

    无数的人因为和未曾悔改的人结婚而牺牲了基督与天国。 难道基督的大爱和厚谊,在他们看来价值极微,因而他们宁愿与可怜必死者为伴吗?难道天国真是不值得重视,因而他们甘愿为一个不敬可爱之救主的人,而以天国的福乐作孤注一掷吗? (一一)证言卷四, 507AH 66.4

    与不信之人结合,就是自陷撒但的境地。你这样作便使上帝的灵担扰,且丧失了他的庇佑。在为永生而进行的战斗中,你岂可让如此可怕而不利的事来妨害你呢? (一二)证言卷五, 364, 365AH 67.1

    应当扪心自问:“一个不信的丈夫,会不会引我的思想离开耶稣呢?他是一个爱宴乐过于爱上帝的人,会不会引我去喜欢他所喜欢的事物呢?”通向永生的道途是崎岖难行的。不要再加上什么额外的重累来拦阻你前进。(一三)证言卷五, 363AH 67.2

    一个永远被阴影笼罩的家庭——人心固然渴望人类的爱,但是以这种爱来取代耶稣的爱,就不够坚强,不够纯洁,也不够珍贵。作妻子的只有在她的救主那里,才能寻得智慧、力量和恩典来应付人生的挂虑、责任与忧患。她应当以他为自己的力量和响导。惟愿妇女在将她自己许给世上的任何朋友之前,先将自己献与基督,而且不可和任何人产生与此冲突的关系。凡愿寻求真正幸福的人,必须有上天的福惠降在他们一切所有之物以及一切所作的事上。由于违背上帝,以致许多人的心灵和家庭中都充满了痛苦。我的姊妹啊,除非你甘愿有一个永远被阴影笼罩的家庭,切不可使你自己和一个与上帝为敌的人结合。(一四)证言卷五, 362—363AH 67.3

    基督徒的理论——每一个基督徒在面临考验其信仰操守是否坚定的境况时,应当怎么办呢? 他应当以一种值得效法的坚毅的态度坦诚地说:“我是一个忠直谨慎的基督徒。我相信每周的第七日是《圣经》中的安息日。我们的信仰和原则是引导人行走相反的方向的。我们在一起是不会快乐的,因为我若继续追求更清楚地认识上帝的旨意,我就会愈来愈不象世人,而与基督的形象同化了。如果你仍然看不出在基督里有什么可爱之处,在真理中有什么动人之点,你就会爱我所不能爱的世界,而我却爱你所不能爱的属于上帝的事物。惟有属灵的人才能测透属灵的事。没有属灵的眼光,你就看不出上帝对于我所有的要求,也不明白我对于我所事奉之主所有的责任,因而你会觉得我为了宗教的义务而把你疏忽了。你必郁郁不乐;你也必为了我向上帝呈献爱情而心中嫉妒,而我便被撇下独自持守我的宗教信仰。当你的眼光转变之时,当你的心灵承认上帝的要求,而你也学习来爱我的救主时,那么我们之间的友谊就可以恢复了。”AH 67.4

    信徒为基督作这种牺牲,乃是自己的良心所赞许的,并且也证明他重视永生的崇高价值,决不甘冒丧失它的危险。他认为宁可继续独身,也胜似将自己一生的福利和一个选择世界,撇弃耶稣,引人远离基督之十字架的人结合。(一五)证言卷四, 506—507AH 68.1

    安全而稳固的婚约——只有在基督里缔订的婚约,才是安全而稳固的。人间的爱应自神圣之爱中取得密切的联系。惟有在基督掌权的地方,才有深厚、真诚、无私之爱。(一六)服务真诠, 358AH 68.2

    婚后悔改的配偶——那在悔改之前已经结了婚的人,于悔改之后,夫妻在宗教信仰上虽然有很大的距离,但信主的人对忠于他的配偶有更大的责任,可是他应当把上帝的吩咐放在任何地上亲族关系之上,即使他遭受试炼和逼迫,也该如此。信主的丈夫或妻子的这种忠贞,再加上仁爱和温柔的态度,可能有感化力来争取那不信主的配偶。(一七)先祖与先知, 175AH 69.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