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复临信徒家庭

 -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第三十七章失职的丈夫

    指望妻子肩负双重责任——在多数家庭中都有年龄不等的孩子们,有的不仅需要母亲的关注和明智的训导,也需要父亲更严谨而又慈爱的感化力。只有少数的父亲认为此事重要而加以考虑。他们大多忽略了应尽之分,而将难堪的重担加于母亲,同时竟以为可任意照一己之见评断非难她的行为。可怜为妻为母的人在这样肩负双重责任,又得忍受责难的情形之下,往往会因自己并非出于恶意,或者由于无知而作的事,生出有罪和痛悔之感;其实就当时的环境而论,她所作的也许是最好的呢!然而当她所作烦累的努力本应受感佩,蒙称许,使她心中欢乐之时,却被迫踯躅于忧愁与非难的黑云之下,这都是由于她的丈夫非但对他自己的本分置之不理,而且不问环境的拦阻如何,竟指望她完满地达成那原应由夫妇二人各自承当的义务。(一)时兆, 一八七七年十二月六日AH 224.1

    许多作丈夫的,对于妻子整日为家务所绊而忍受了许多的挂虑和困窘,都不够了解,不够体谅。他们回家之时,往往面露愠色,不给家人带来一丝阳光。若饭菜不能及时备妥,那往往一身兼作主妇,护士,厨娘,与女佣的疲倦的妻子,还要遭受斥责的迎候。 那苛刻的丈夫,也许会勉强从筋疲力尽的母亲手上,把令人烦扰的孩子接过来,使母亲能迅速为大家预备饭食;可是孩子若不肯安静,在父亲怀里躁急吵闹,他毫不觉得自己有义务要抚慰孩子,使之安静下来。他也不想一想母亲已忍受了孩子多少时间的烦扰,竟不耐烦地喊道:“喂,妈,把‘你的’孩子抱走吧!”这难道是她的孩子而不是他的么?他难道没有这种天职,应当耐心地尽他的本分来教养自己的孩子么?(二)时兆, 一八七七年十二月六日AH 224.2

    劝告一位专横独断的丈夫——假若你不因自己是丈夫是父亲而存大权独揽之意,那么你的生活就必更为愉快了。你的行为证明你已误解了自己的地位——家庭的维护者。你神经质地独断独行,常常暴露你极度缺乏见识,所以不论你当时如何重视自己的作为,在你妻子儿女看来却未必是合理的。你一旦决定了自己的立场,就很不容易改变过来。你决心施行你的计划,然而很多时候你所采取的方针并不正确,你应该认清这一点。你所亟需的乃是爱,更多更多的爱与宽容,在言行上要少固执己见。就你目前采取的方针而言,你并不象一位家庭的维护者,却象一柄老虎钳,要压制,困迫别人。……AH 225.1

    在你试图强迫他人以实现你的全部主张时,所有的害处往往比你若在某几点上退让的话更严重。诚然,你的主张大体无误,可是对于许多事情未必恰当;由于你个人的特性所产生的结果,你的主张不免操之过急;因而你便以强横无理的态度执行错误的计划。(三)一八九一年第十九号A《书简》AH 225.2

    你对于治家之道也有怪僻的见解。你惯于施用专横独断的权力,不容你左右的人有自己的主张。你认为自己足以作一家之首,并且觉得自己应可支配家中的每一分子,犹如工匠的手控制一部机器一样。你发号施令,独揽大权。这事使上天不悦,也使满怀慈悲的天使担扰。你在家中行事为人,似乎只有你自己才有自治的能力。你的妻子若胆敢反对你的主张,或对于你的决定发出异议时,那就一定会触惹你的怒气。(四)证言卷二, 253AH 226.1

    急躁而吹毛求疵的丈夫——作丈夫的人哪,要给你们的妻子以灵性生活的机会。……很多人由于惯纵他们急躁的本性,以至变成了大孩子一般。他们不将自己儿时的这部分经验丢开。他们怀藏着这种情绪,以至整个人生都因他们苛求怨尤所妨害而发育不全了。这样,不仅影响自己的一生,连别人也同样受到了妨害。他们带着以实玛利的意气,他们的手攻击众人,而众人的手也都攻击他。(五)一八九八年第一〇七号《书简》AH 226.2

    自私易怒的丈夫——乙弟兄的性格并不是一个愿意将阳光带进他家里来的人。他得在这方面好好地下一番功夫。他很象一片阴云,却不象一线亮光。他太自私,甚至吝于对自己的家人讲一句嘉许的话,特别对那位比别人更应得到他的爱和他亲切的敬重的人。他常常显出愠怒,蛮横,和专制的态度;他的言语苛厉,而且他也不肯尽力柔化其心灵,觉悟其过失,并承认其过错,以设法医治那遗留下来的创伤。……AH 226.3

    乙弟兄务须力求柔和;他必须培养高雅和礼貌。他应该以亲切温和的心对待妻子,因为她在各方面原是与他平等的;他不可讲出一句在她心灵上投下一道阴影的话语。这种改革的工夫,他应该在家中作起;他应当培养爱情,以制胜品性上的粗暴,苛刻,冷酷,吝啬等缺点。(六)证言卷四, 36,37AH 227.1

    为夫为父的人若是易怒,自私,威厉凌人的话,非仅自己不乐,他那阴郁的气氛也必笼罩在全家人的身上。他所要收的后果,便是眼见妻子羸弱多病,儿女也都被他那不可爱的卑劣气质所污染。(七)服务真诠, 374,375AH 227.2

    一个自大而无耐心的丈夫——你对于妻子儿女所要求的太多了。你的责难也太多了。你若能自己培养一种愉快,喜乐的气质,对他们说话亲切而温和,你就会将阳光带入家中,取代阴云,忧愁,和苦闷了。你太重视自己的主见;你也常常采取极端的立场,不愿使你妻子的意见在家中占应有的分量。你自己既不培养对你妻子的敬意,也不教育儿女尊重她的见解。你没有使她与你平等,却双手揽持治理与控制的大权不放。你没有亲切同情的心意。你若要作一个得胜的人,你若希望上帝赐福与你和你的家庭,就须培养品格上的这些特质。(八)证言卷四, 255AH 227.3

    写给一个不顾基督化礼貌的人——你曾视慈和,温良,与同情为软弱,而认为向妻子说温柔,和顺,及恩爱的话语,便有损你的尊严。殊不知你在此完全误解了所谓真正的丈夫气与尊严感的意义。蓄意不采取和蔼的行为,才显然是一种软弱,是品格上的一种缺点。你所视为软弱之举,正是上帝认为每个基督徒所必具的基督化真礼貌;因为这原是基督所表现的精神。(九)证言卷四, 256AH 228.1

    作丈夫的当争取爱与恩情——假若丈夫一味的专横,苛求,批评妻子的行为,他便不能保持他妻子的敬重与爱情,而婚姻关系对于她便是可憎的了。她必不爱她的丈夫,因为他并不企图使自己成为可爱的人。作丈夫的应当谨慎,小心,恒毅,忠信,而富于怜恤之心。他们应当表现爱与同情。……当丈夫具备了每个真基督徒所必有的品格上的高贵,心意上的纯洁,和思想上的超卓时,这一切都会从婚姻关系中表现出来。……他必力求保持自己妻子的健康与勇气。他也必努力讲说安慰的话,在家庭范围内造成和睦的气氛。(十)一八九一年第一七号《文稿》AH 228.2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