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 Results
  • Related
  • Featured
No results found for: "".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

    06—兩位殉道英雄

    我倚靠上帝,我要讚美祂的話;我倚靠上帝,必不懼怕。你把旌旗賜給敬畏你的人,可以為真理揚起來。(詩56:4;60:4)GCTai 17.1

    早在第九世紀時,福音就已傳到波希米亞,那時聖經已譯成通用的方言,也用普通的語言禮拜聚會。可是教皇的勢力逐漸增強,教皇貴鉤利七世頒佈旨意,禁止用波希米亞語舉行禮拜,欲藉此消滅聖經的光輝。有許多瓦典西人和阿比堅斯人因受逼迫而離開法國和義大利,便來到波希米亞。這些人不敢公開傳道,卻熱心地祕密工作,就此保持了純真的信仰。在胡斯之前,已有多人公然指責教會的腐敗和社會的荒淫。GCTai 17.2

    胡斯約翰出身卑徵,早年喪父;母親認為教育和敬畏上帝的心乃是最寶貴的根基。胡斯先在公立學校讀書,後來母親陪他到布拉格大學成為免費生。在進城之前,她和兒子一同跪下,祈求天父的厚恩。在大學裡,胡斯好學不倦,進步極快,他純正的人格和溫雅的風度,頗受人尊敬。那時他是羅馬教會的忠實信徒,大學畢業後,即獻身做神父。不久便在教廷有了地位,同時在母校任教授,後來又做校長。數年之間,便成了受人景仰的名人。後來他被委任作布拉格城內伯利恆堂的傳道士。當時社會各階層中皆存有腐敗的現象,胡斯對罪惡毫不留情地斥責,以聖經的話宣揚真理。GCTai 17.3

    這時布拉格的一位市民耶羅米,從英國帶了威克里夫的作品回來。胡斯讀了這些作品,深感興趣,也贊同威克里夫所提倡的改革。同時英國皇后本是波希米亞的公主,她因威克里夫的教訓而悔改信主,於是設法使威克里夫的作品在波希米亞普及起來。此時,有兩個來自英國的學者來此傳道。他們公開抨擊教皇,因此受到當局的制裁。他們既是傳道人,又是藝術家,遂決定改變工作的方式。於是在公共場所畫了兩幅圖畫,一幅畫著基督騎驢進入耶路撒冷,穿著破舊衣服的門徒,赤著腳跟在後面。另一幅則畫著身穿華麗衣服的教皇,頭戴三層冠冕,騎著一匹裝飾富麗的馬,有紅衣主教、高僧、教長等前呼後擁著。GCTai 17.4

    這兩幅畫轟動布拉格全城,亦在胡斯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使他更殷切地研究聖經和威克里夫的作品。真光從波希米亞終於傳到德國。因為布拉格大學起了一次風潮,造成上百的德國學生自動退學,當他們回國之後,就在祖國將福音傳開。布拉格改革的消息傳到羅馬不久,即有命令叫胡斯去向教皇說明。波希米亞全國上下聯合要求教皇准許胡斯留在布拉格,但未獲批准,倒是換來教皇的一道咒詛令。在那時代,人們相信教皇乃是上帝的代表,並且掌握天國和地獄的鑰匙。一個地區既受教皇咒詛,該地居民就不可能進入天國,在那裡死了的人,一概無法升天。因此一切宗教聚會皆須停止,教堂也關閉不得使用。全城的人認為胡斯是禍源,應把他交給羅馬教廷懲辦。於是胡斯離開布拉格,暫避到自己的家鄉,在那裡周遊鄉間,反而使福音更加廣傳。GCTai 17.5

    胡斯在這一段經歷中,思想上經過了一番掙扎,他所看到的事實和所信仰的教條之間起了衝突。於是他決定以聖經的訓言作為良心的準則。等到布拉格的氣氛緩和之後,胡斯又回到伯利恆堂,以加倍的熱心和勇敢傳講上帝的道。雖然敵人眾多,但胡斯亦有王后和貴族朋友的支持,深得民間多人的擁戴。以前他是單獨的,如今有耶羅米參加改革的行列,從此二人同生共死。耶羅米聰明博學,口才特佳,而胡斯較為穩重堅定。在二人合作之下,宗教改革即迅速展開。上帝以他們所能領受的程度,使適量的真光照耀在他們心中,又將羅馬教的錯謬向他們顯明,逐步引領他們。在每一世紀,上帝相繼興起忠心的工人,使改革之路更進一步。GCTai 17.6

    這時羅馬教繼續分裂,有三個教皇爭奪權位,為達到目的,甚至招兵買馬,準備發動戰爭。他們出賣教會的饋贈、職位和福惠。神父們亦採用賄賂和武力鞏固自己的地位。胡斯對這些罪行深惡痛絕,民眾也公開控訴這些事情。布拉格城因此再度受到教皇的咒詛令,而胡斯只得再迴避到故鄉去,他在伯利恆堂的傳道工作亦就此結束。為清除當時擾亂歐洲全地的禍害,經西基斯孟皇帝示意,在康士坦司召開了一次宗教會議。這會議的主旨在於解決教會分裂的問題和根除異端。GCTai 18.1

    胡斯亦被邀赴會,他雖持有波希米亞王和西基斯孟皇帝所發的護照,卻知道前面即將臨到他的是火刑的危險。他在給友人的信中說:「我深信祂必垂聽你們的誠懇祈禱,將祂的聰明智慧賜給我,使我有口才能抵擋他們……如果必要的話,就是死在酷刑之下也好。」他在沿途看見人們傳播他的教訓,受到各地人民的歡迎和護送。胡斯初到康士坦司時,享有完全的自由,一位教皇還向他提出保護的諾言。但過不久即遭另一位教皇和紅衣主教逮捕,將他囚禁在地窖裡,後來又被關在萊因河對岸的堡壘中。在會議上,他們證實了教皇約翰的各項罪行,所以他被免職,並被囚入獄,與胡斯關在同一牢獄裡。其他兩位教皇亦被大會廢黜,另外選了一個新的教皇。GCTai 18.2

    胡斯被監禁引起了波希米亞人的公憤,貴族們向會議提出抗議,連皇帝也反對此會議對這位改革家所採取的手段。可是敵人用盡方法和花言巧語,使皇帝對胡斯心生偏見和疑懼。他因疾病和監禁之苦,在獄中患了一場大病,幾乎喪命。後來又被帶到議會去,他依然堅決地指責教廷的腐敗罪行。在最後一次的審訊中,他當著皇帝、王侯、貴族代表、紅衣主教、主教、神父和廣大群眾的面,拒絕否定自己的言論,並責備皇帝背約。罪狀宣判以後,主教們就拿著神父的禮服穿在他身上羞辱他,又將禮服一件一件地從他身上剝下,每剝一件,就咒詛一次。最後給他戴上一頂紙糊的尖帽子,上面畫著妖怪,前面寫著「叛教罪魁」。穿戴完畢之後,主教便對他說:「我們現在將你的靈魂交給魔鬼」,而胡斯則仰首向天說:「主耶穌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因為你已經救贖了我。」於是他被送到刑場,後面跟著無數的群眾、官員和神父主教們。及至被綁在火刑柱上時,他仍說:「我請求上帝見證,我所寫的和所講的完全是以搶救生靈脫離罪惡和滅亡為目的,所以我極樂意用自己的血來堅定我所寫作和傳講的真理。」當火焰燃起時,他便開始唱詩,直到歌聲永遠停息為止。GCTai 18.3

    連敵人都被他的勇敢所感動。胡斯的身體燒盡之後,他們將他的骨灰拋入萊因河中,流入海洋。那天在康士坦司所發出的聲音要響至永遠,他殉身所見證的道將永不熄滅,他忠貞的榜樣要鼓勵更多人堅守真理。當耶羅米聽到胡斯被監禁時,立即趕往康士坦司,想要營救胡斯。但他不但幫不上忙,反而也被捕入獄。他們用鎖鍊綁住他,使他受盡監禁的痛苦。過了幾個月,耶羅米病重,幾乎喪命。他的仇敵才減輕一些他的痛苦,此後他繼續被監禁一年之久。議會本定意不用火刑對待他,想用勸服的方法使他放棄信仰。耶羅米在身心俱疲、心灰意冷之下,一時向議會屈服了。他起誓順服羅馬教的信條,並接受議會譴責威克里夫和胡斯之教義的議案,但聲明依然相信他們所傳講的「神聖真理」。可是當他回到牢獄之後,想起胡斯的勇敢和忠誠,想起救主為他忍受十字架的死,於是下定決心,不再為苟活而否認他的主。不久他又被帶到議會前,他要求為自己的信仰辯護。耶羅米提出清晰而有力的理由,否決了先前的聲明,並為胡斯作見證,他勇敢地說:「威克里夫和胡斯二人所傳講的事實是無可駁斥的,所以我同他們一樣相信,並宣明這些事實。」GCTai 18.4

    主教們大為震怒,他們就把耶羅米匆匆帶回牢獄去。但會場中有一些人想設法營救他,教會的權貴們去探訪他,提出令人心動的條件利誘他服從議會。耶羅米卻堅定不移地說:「你們用聖經的話證明我有錯,我就一定放棄這錯誤。」不久,死刑的判決下來了。當耶羅米走向先前胡斯受刑的刑場時,一路歌唱,仰望著基督,臉上發出喜樂和平安的光彩。最後在火焰燒起來時,他祈禱說:「主,全能的父啊!可憐我,饒恕我的罪吧!主知道我一直是熱愛你的真理的。」於是在默禱中,他被焚為灰燼。他的骨灰也被拋入萊因河裏。GCTai 18.5

    上帝的兩位忠心擎光者就如此犧牲了,可是他們所宣講的真理光輝永遠存在,他們英勇的典範必永垂不朽。胡斯的殉難在波希米亞引起公憤,認為他是因神父的陰毒和皇帝的奸詐而犧牲的。於是胡斯的教訓更被人注意。 而威克里夫仍有一些作品未被燒燬,人們從密藏之處取出來與聖經一同研究,引領多人接受了這改正教的信仰。後來西基斯孟的軍隊向波希米亞進攻,準備消滅宗教改革的運動。上帝興起一位名叫席斯加的英明將領,雖然在戰爭開始之後便雙目失明,依然能率領俗稱「胡斯軍」的波希米亞軍隊,屢戰屢勝。席斯加死後,又有勇敢的卜羅可庇,領導波希米亞大軍。此後教皇興起十字軍,發動了三次戰役,進襲波希米亞,結果都是一敗塗地。羅馬教廷既見武力失敗,就改用妥協的方法。表面上讓波希米亞人可以享受宗教自由,但在實際上這次妥協卻把他們出賣給羅馬教。波希米亞首先提出四個和平的條件:自由宣講聖經;全體信徒有權領受聖餐的杯和餅,並在禮拜時用當地通行的方言;擔任聖職的人不得兼任政治職務;遇有刑事案件,擔任聖職的人應與平民同受法院的裁判。羅馬教廷同意接受胡斯派的四個條件,但聲明解釋條件的權力仍歸議會。雙方根據這四個條件簽訂和約。GCTai 18.6

    波希米亞國內對此和約不表贊同,因而引起內亂和分裂,卜羅可庇也在內亂中犧牲。後來西基斯孟皇帝作了波希米亞王,背棄自己先前保護波希米亞人自由權的承諾,認可教皇的權力。他作波希米亞王僅一年,就與世長辭了。此後紛爭和流血事件不斷發生,外國軍隊亦再度入侵波希米亞,忠心的基督徒遭到血腥的逼迫。有一部分信徒在與羅馬教廷簽訂和約時,便信從了謬道。但那些固守真道的人,團結組成一個名叫「弟兄聯盟」的獨立教會。雖受外界咒罵,他們退到山林裡,聚集讀經與敬拜,而且祕密派遣使者到各國去,又與瓦典西信徒取得聯絡。波希米亞的聖徒就如此堅守福音,在大黑暗裡忍耐等候天亮破曉。GCTai 19.1

    Larger font
    Smaller font
    Copy
    Print
    Contents